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大明最后一个军阀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当世雄豪的第一次会晤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五十二章 当世雄豪的第一次会晤

辽阳城北门。

今日闲杂人等早已经被驱散干净,从城门口到十里开外,都是穿甲持戈的兵卒。

“定国,真的不再带一些兵马吗?”祖大寿一身银甲,眉头紧皱,看着李元身后了了数十人的卫兵。

“皇太极也只带了身边亲卫赴宴,吾大明不能示弱不是?”李元骑在马上,洒然一笑:“而且那三门弗朗机炮如果真的那么威力巨大,吾定当安全回来。”

祖大寿,林忠还有赵三宝,卢甲等人默然。

李元此次实在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只带了景茂财,唐有望还有数十骑兵。另外还有一直跟在其身边的卢象升。

哦,对了,还有一个叫做袁崇焕的兵备佥事。

哒哒哒,马蹄声伴随着战马嘶鸣,李元带着数十亲卫,赶赴浑河赴宴。

此去,决定往后数年对建州战略。

辽阳城,巡抚衙门。

“李元走了?”孟晚安站在庭院中,仔细修剪着依然翠绿动人的盆栽。

“刚刚离开一刻钟,”一身青衣的下人躬身向孟晚安汇报。

“记住,如果浑河会见出事,立刻让祖大寿过来见我,巡抚衙门接管辽阳城兵马,立刻开拔攻打沈阳城!”咔嚓一声,孟晚安将手里的细细枝桠折断,语气也变得异常峻肃。

“如果祖大寿不听调令......”那青衣人抬眼问道。

孟晚安扭头,侧脸映照在日光下,在青衣人的角度看来有些晦暗。

“李元如果出事,”孟晚安冷笑一声:“辽东几无可担重担之武将,到时候都要靠本巡抚主持大局,大是大非面前,他祖大寿不会不明白个中关键的。”

已经带兵离开的李元自然不知道辽阳城孟晚安正在谋划的事情,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在意......

一介文臣,又不是班固、于少保之才,辽阳城的兵马,没有李元的手令,他一兵一卒都调动不了。

寒冬下的浑河已经结冰,极目望去,除了远处的营帐,没有任何兵马在附近埋伏。

凌冽的寒风呼啸,李元驭马停驻在岸边,不远处,是十来步长宽的营帐,从外面看,里面大概能藏下近百兵卒。

四周倒是分散着数十兵卒守卫。

“大人,我先进去看看,”景茂财驭马跟上,停在李元身旁。

身后,数十亲卫骑兵严阵以待。

“不用,”李元摇了摇头。

话音刚落,哗啦一声,营帐的帷幕被外面的建州兵卒猛然揭开。

十来步大小的营帐,内部是何情况,一眼望去,便是一清二楚。

帐内八坐炭火,中央是宽大的木制圆桌,上置三层铜锅,热气腾腾的沸煮着羊肉,桌面上是满满当当的肉食和蔬菜。

圆桌左侧,皇太极一人端坐。

皇太极扭头看向李元,起身遥遥侧举手臂:请。

“你们在帐外等候即可,”李元吩咐了一声,随即下马。

景茂财和唐有望互看一些,都是满目的担心。

“大人,一会万一有事,我们会立刻冲进去。”

身后,卢象升和袁崇焕倒是没有那么紧张,只是望着帐内的皇太极,对于这个建州新任大汗有些兴趣。

“无妨,”李元摆摆手,迈步上前。

数十步的距离,李元只用十步走完,站在了大帐门口。

景茂财等人也在帐外,与那些建州兵卒相对而立。

“请,”皇太极梳着整齐的发辫,声音浑厚,而且身材高大,李元一眼望去,也是极具压迫感。

“请,”李元拱手一笑,迈步到右侧座位,一展衣袖,缓缓坐下。

哗啦一声,厚重的帷幔猛然落下。

李元和皇太极对坐,帐内八个碳炉熊熊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除此之外,帐内可以说是寂然无声。

半晌过后,还是皇太极先开口。

“算起来,此次是本王与定国第三次见面了,”皇太极端坐桌后,身子挺直,双手置于案上:“第一次是沈阳城下,定国孤身入城,坏我一日破城的大事。”

听了皇太极的话,李元不置可否,只是看着这位历史上声名显赫的传奇人物,没有说话。

“第二次,”皇太极眯起双眸,瞳孔幽深,语气也变得带有杀气:“便是辽阳城下,那一箭,差点要了本王的命。”

“是啊,”李元深以为然,带着一点可惜:“终归是差了一点......”

“哈哈哈,”听了李元的话,皇太极反而朗声大笑:“敢前来赴宴,就是本王眼中的当世英豪,今日不谈往事。”

“只敬英雄,干!”皇太极端起身前的酒杯,遥遥碰杯。

李元也拿起自家身前的酒杯,里面已经斟满了酒水。

皇太极将手里酒水一饮而尽,而后笑着看着李元。

“干,”李元举杯,而后仰头同样一饮而尽。

酒水入口甘冽,以后世的度数来看,大概只有二十几度,但是饮后满口生香,确实是好酒。

咕噜噜的肉汤响动,切的细块的羊肉在滚烫的沸水中不断的翻滚,肉香四溢。

“定国是抚顺人士?”皇太极看着对面的李元,手里撕扯着一块羊腿,将其撕成细条的肉丝,旁边还有烤好的白面馍馍,烤的两面金黄脆亮。

“是啊,拜建州所赐,现在是有家不能回,”李元拿起筷子夹起眼前的腌制好的白萝卜,入口清脆,酸甜可口。

“皇阿玛当时用兵过重,杀气过重,”皇太极语气中带有遗憾:“在此本王对定国所受苦难,表示歉意。”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皇太极话锋一转:“总不能让百姓总是受苦受难。”

“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元放下筷子,看着热气蒸腾的气雾背后的皇太极。

“大明和建州完全可以和睦相处,”皇太极双手一伸:“互通有无。”

“如果想和谈,”李元靠坐在椅子上,双手从桌子上收回:“把所有建州吞下的土地先吐出来,不然无话可谈。”

“有争议完全可以搁置,”皇太极一只手支着下巴,一只手掌摊开,语气轻松:“都可以谈。”

“现在是建州支持不住,要和我大明谈判,我不是来听你讲条件的,”李元摇摇头。

“大明朝廷给你的压力不小吧?”皇太极没有被李元的话激怒,仍然面带微笑:“如果本王一声令下,你那个看起来坚不可摧的辽阳城,说实话,建州要拿下,不出三天!”

柴火被火焰炙烤,发出劈里啪啦的声音,使得气氛有些压抑。

“可是,这个代价你承受不起,”李元双眸深邃,没有被皇太极唬住,看着眼前的建州大汗:“建州内部可不是铁板一块,你让谁当先锋?谁肯把全副家当交给你?皇太极,你说今时不同往日,说对了,但是攻守异形,是我的回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