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古言 > 穿书后,贵妃在修罗场当咸鱼 > 第一百零五章 晋封,私心。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五章 晋封,私心。

“你的意思,朕知道了。”胤临起身,俯视着跪在地上哭的脸色苍白的女子:“你不必急着回去,在这里整理好,等心情平静了,再行离开。”

檀夏哭的全身乏力,全靠芙芙搀着,才没倒在地上。

胤临面不改色,扭头看向身后竭力降低存在感的小胖子:“王进宝,传朕旨意,晋才人曲氏为美人,再让内务府择几个得力的宫女太监送到连月阁。”

王进宝诧异的抬眸看他,檀夏亦是后知后觉的将目光移到他的脸上。

又晋封?为什么?

入宫才是个八品宝林,可这么短的时间,不曾侍寝,不曾立功,就升到了五品的美人?为什么?

察觉到檀夏疑惑不解的目光,胤临在她身边蹲下,目光紧盯着她,声音又沉又低:“朕希望,你能对外闭上嘴,昨夜,才人曲氏,侍寝。”

檀夏的瞳孔一瞬间扩大,微微不解微微惊惧,仿佛盯着什么夺命的恶魔。

胤临没打算跟她解释自己这样交代的目的,刚想起身,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对她补充道:“尤其是对贵妃,朕希望,你能闭好嘴。”

檀夏更加不解了,可没等问出口,就见他毫不犹豫的带着王进宝离开。

整个大殿顿时空下来,只剩下檀夏主仆两人。

“才人,您快起来吧,地上凉!”芙芙带着哭腔,哽咽的开口,试图将她搀扶起来。

檀夏却是彻底的瘫软了下去,只有微微浮动的身子显示出她的余惊。

......

殿外,刺目的阳光洒下来,胤临站在台阶上负手而立,仰视了太阳好一会,直到把眼睛盯得发黑,这才低下头。

王进宝瞄着他的动作,大气不敢喘一声。

几番欲言又止之下,到底还是没能克制住自己的好奇,犹豫着开口问道:“皇上,您...您明明知道曲才人倾慕感激贵妃娘娘之心不假,为何...还要说出这些话...试探她?”

“你也说了是试探。她的心意的确不假,可难保没有利用的成分。”

胤临嗤笑一声,摇了摇头:“赵苏意那个傻子,好骗得紧,即便曲檀夏表现的再如何亲昵无害,没有亲自确认一番,总归是不放心。”

想了想,他欲盖弥彰的补充了一句:“朕只是想着,万一她被她这个唯一的朋友骗的伤心欲绝,等她弟弟回朝,指不定该如何动怒...”

这话王进宝随便一听,半点没往心里去,甚至还有几分想笑。

“王进宝。”胤临突然扭头看他,不知道是不是王进宝的错觉,总觉得胤临每每盯完太阳,情绪总是冷静了许多,眸子也总是跟着黑沉了许多,如同积聚了许多风暴。

“奴才在!”他不敢多想,连忙应声。

“朕希望,不仅是曲檀夏,御乾宫中每一个人的嘴,都能对外一致。昨晚,才人曲氏,侍寝。”他的眼睛一眨不眨,仿佛在交代着什么至关重要的大事:“如何将御乾宫悄无声息的打造成一个铁桶,你应该熟悉的。”

王进宝一惊,连忙低头应是。

“皇上放心,咱们御乾宫的消息,一向是别人轻易打探不出的,他们自认为打听到的秘辛,俱是皇上您想让他们知道的,绝不会被那些有不臣之心的鼠辈打听了去!”

“不止...”胤临收敛目光,声音压得极低,好像说给自己听一样:“不知是为了防鼠辈...”

除却为了社稷、为了迷惑那群人,他有私心的...

她不是一向喜欢曲檀夏吗?不是一向喜欢将曲檀夏往自己的怀里推吗?

如果...如果朕真的如他所愿,召幸了曲檀夏,她会不会...吃醋?

他的声音低,王进宝没听清楚,试探的看着他:“皇上您说什么?”

“无事。”

胤临深呼吸一口气,为自己那点幼稚的心思感到可笑,面上却是一片冷淡,心中堵塞得厉害,面上也一幅不愉之色。

“朕回书房批折子,你去各宫把晋封的旨意传过去。”

他扭头看过来,眼中格外有深意:“记住,合庆宫,须得见到贵妃本人,再传旨。”

被他这样的目光盯着,王进宝倏地呼吸一滞。

他想,他知道皇上说的那句是什么了...

......

日落黄昏,檀夏换了一身月牙白的衣裳,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王进宝见状,笑眯眯的就迎了上去,坦然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脸上乐的都要开出一朵花来了:“哎哟!曲美人,您换上了这身美人级制的衣裳,还真是出尘脱俗!”

檀夏怔然的目光一寸寸挪到他的脸上,反应了好一会儿,后知后觉的扯了扯嘴角:“多谢公公。”

如同提线木偶一般。

王进宝笑容一怔,目光看向她身后的芙芙,转瞬间就恢复了脸色:“曲美人,您晋位的旨意已经传到各宫去了,这侍寝晋封,可是大好的消息,您这幅脸色...难保不让他人多想...”

檀夏垂眸,强迫自己露出一个温和的笑,一向羞怯软和的嗓音却是罕见的没了情绪:“多谢公公提点,檀夏...醒得了。”

话虽如此说,可她是神色却依旧怏怏。

王进宝尴尬的搓搓手,倒也不能强求。可他眼珠子一转,脸上立马浮出一个前所未有的灿烂笑意:“哎哟!瞧奴才这记性!奴才去各宫传旨时,您猜谁拉着奴才问了您的消息?”

还能有谁?

往日看自己不顺眼的就大有人在,更别提如今一道旨意将自己退到了站在风口浪尖之上,无非是后宫中那群女人...

檀夏微微勾唇,笑容有些讽刺。

她不搭戏,王进宝只好咬咬牙,自己将这出戏唱下去:“是贵妃娘娘!”

檀夏一下子抬眸,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仿佛被注入了灵魂。

见她这反应,王进宝便知,自己这出戏是唱对了,他的笑容轻松了不少:“贵妃娘娘问今晚您是否还在皇上这儿歇着?一听奴才说不是,便乐呵呵的交代奴才,让您早些回宫,她在您宫中等着!”

檀夏的脸慢慢浮现一个笑容,刚要迈步,却一下子停了下来,笑容也跟着淡了下去。

贵妃娘娘...会不会怪自己?

她那么喜欢皇上,转眼自己既“侍了寝”,还晋了美人...

王进宝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就停下了脚步,笑眯眯的伸手引向外面:“想必这个时候,贵妃娘娘也在连月阁等着了,曲美人,您请吧...”

檀夏的眸光放在眼前阔气的宫门。

“芙芙,走吧。”

————小剧场分割线————

王进宝:皇上,您说什么?

胤临:无事。

王进宝:不就想让人家吃醋呗?啧啧啧!

胤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