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偌大的剑道场中,气氛一片沉寂,窝在角落里的赤井秋和乌鸦两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打破了如今的氛围。

一方是明显不好惹的天丛枫叶和岸谷郎,而另一方则是更不好惹的北白川千石加上冬岚薄暮。

“搜嘎,原来东京的末日就在今天吗?”乌鸦悟了。

可恶,他的小钱钱还没赚够呢!

“所以你们想知道的不就是这些?”

眼看羽生秀和北白川千石陷入沉默,天丛枫叶笑了笑。

“现在我已经把你们想要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所以我们可以走了吗?”

“不行!”

听到这话,北白川千石想也不想的断然拒绝。

虽然大致了解了这两个人来到东京和对羽生君他们出手的目的,可这并不是放过对方的理由!因为……

“所以你们如今还打算想要着继续对付冬岚小姐?”北白川千石并没有从对方语气中听到半分想要放弃的意思。

天丛枫叶看了一眼北白川千石,又看了一眼羽生秀,然后只是无声的勾起嘴角,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再不走的话,就真的有些麻烦了呀。”

一旁的岸谷郎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抓了抓胸毛,一脸苦恼。

他们的行踪现在是彻底暴露了,百灵鸟的眼线已经锁定了他们,雨降僧应该也在赶来这边的途中。

察觉到岸谷郎的动作,冬岚薄暮眼神一凝,素白修长的食指对准岸谷郎点了一下。

岸谷郎瞳孔骤缩,右手猛的按在腰间,拔刀!

砰——

碎裂的冰花在半空中绽放,溢散出阵阵寒冷的冰雾。

而冰雾所过之处,统统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冬岚薄暮撇撇嘴,对自己这一击没有丝毫收获有些不满,便打算继续动手!

她虽然变弱了,可并不代表岸谷郎变强了,对付一个人类她还是没有压力的!

眼看两人就要继续动手,而场上的田聪聪你枫叶和北白川千石也有了动手的迹象,羽生秀站起身来,忽然开口叫住了天丛枫叶:

“师兄!”

众人动作一顿,将目光集中在了羽生秀身上,北白川千石疑惑地看着拦着她的羽生秀:“羽生君?”

羽生秀眼神示意她再等一下,然后看向天丛枫叶:

“封印里究竟是什么?如果你没办法对付,可要是加上千石和冬岚薄暮,还有雨降前辈她们呢,所有人一起都没办法吗?”羽生秀轻蹙着眉头,开口问道。

他刚刚在听完天丛枫叶诉说事情原委的时候,他就已经找到了天丛枫叶打算继续对冬岚薄暮动手的原因所在。

说白了,还是他这位师兄觉得没办法解决掉封印里那个麻烦才会如此。

封印不能破开,但即便有北白川的不断加固,也只是暂时延长封印的时间罢了,封印本身还是在不可逆转的解开着。

所以天丛枫叶才打算连带着冬岚薄暮这个封印的载体,与封印里的东西一同毁灭掉!

可如果是如今所有人一起想办法呢?什么样的麻烦需要这等豪华阵容去解决啊?

“一起?”

天丛枫叶皱了皱眉头,这倒是他未曾设想的道路。

因为是自己搞出来的麻烦,所以天丛枫叶下意识想着要自己一个人解决,并且要在麻烦爆发之前解决,这样才不会波及到东京,也不会伤害到师弟。

可如果要按照羽生秀提的这个办法,好像……也不是不行?

不是说这些人凑在一起有办法,而是他想到了一个崭新的思路。

东京不只是只有他而已,神代巫女北白川千石和那个觉醒了玉藻血脉的狐妖都在这里。

而更巧的是,这两个人都和羽生秀关系匪浅,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如果这两人一起帮忙,再加上他的话,那倒是有十拿九稳的把握了。

同样都是彻底结局麻烦,而这条路无疑是更好的一条路!

因为如非必要,天丛枫叶也实在不想对冬岚薄暮下手……

他和冬岚薄暮的关系有些复杂,复杂到天丛枫叶都不想去细想的程度,因为一旦细想的话,天丛枫叶担心自己可能就会不忍心下手了。

所以羽生秀这个提议,不失为一条新的道路!

“喂!”

岸谷郎在一旁轻声叫了一句。

这家伙该不会是心动了吧?你家师弟一通嘴遁你就投敌了?

“没事,他说的这个提议确实很好,如果能够行得通的话,你也不用直面冬岚薄暮了。”天丛枫叶摇摇头,示意自己暂时还不会叛变。

“天权委托你想要找的东西我大概能猜到,这个办法不影响你的任务。”

“哦?这么好?”

岸谷郎眉头一挑,还有这等好事?既不用面对冬岚薄暮那个怪物,又能完成任务,你小子该不会准备忽悠我一顿然后反过来帮对面拿下我,把我当投名状吧?

不过岸谷郎细想一下觉得天丛枫叶并没有骗他的动机在,有和羽生秀的关系,只要天丛枫叶愿意,对方怀疑的可能性不大。

北白川千石扭头看向一旁神色平淡的冬岚薄暮,眼中闪过一丝怜惜。

明明和她差不多大的年纪,身上却背负着如此沉重的命运。

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不能触摸一切生灵,还要被妖怪与人类厌恶与憎惧。

只是想一想,北白川千石的心情就变得无比沉重。

还有那个封印,封印在逐渐消散,封印里的力量在涌出,首当其冲要面对的就是冬岚薄暮。

第一层封印破了,冬岚薄暮的肉体就作为第二层封印存在。

那连北白川千石都感到惊讶的力量在体内肆虐,冬岚薄暮本身又该承受着多么巨大的痛苦?

只是冬岚薄暮从来没说过这些,只是静静享受着这在她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温暖”时光。

享受着北白川千石为她所做的,她从来没吃过的美食,享受着羽生秀拉着她一起打电动,虽然一直输,可却能让她发自内心快了的感觉。

这种对正常人来说再平淡不过的时光,对冬岚薄暮来说,却显得弥足珍贵。

正是因为如此,在多日的相处中,冬岚薄暮接纳了北白川千石,北白川千石同样也接纳了冬岚薄暮。

所以北白川千石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全力保护冬岚薄暮的!

“师兄也觉得可行吗?”羽生秀总感觉没那么简单。

天丛枫叶从来不会轻易因为他人的建议而改变自己想法的人,所以他笃定天丛枫叶还有后话!

“可行性是有的,并且一旦成功将会是个很不错的局面。”天丛枫叶点点头,坦然承认。

“只是有一点你说错了。”

“哪点?”羽生秀并不感到意外。

“想要解决这个麻烦不是做不到,但这并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事情,别说老师他现在没办法离开京都,就是老师来了可能也会感到棘手的。”天丛枫叶竖起一根手指,用另一只眼盯着羽生秀。

“如今东京里,算上我和你身边的小女友,还需要一个人的帮忙才行。”

“小女友?”

“你说的该不会是……”

北白川千石和羽生秀在此时的关注点完全不一样,一个有种被喜欢的人家人认同的害羞,而一个却关注起了另一方。

“嗯哼,你猜的没错,就是那只狐妖。”天丛枫叶打了个响指,笑吟吟说道。

“单凭我们几个没办法对付封印里的东西,但如果是你的小女友联合起来的话,再加上我,说不动有戏哦。”

话语间,天丛枫叶还耍了个小花招,只是羽生秀并没有听出来有什么异样。

“那只狐妖……”

北白川千石转头看向羽生秀,是说的那只玉藻狐妖对把?

“狐妖?”

乌鸦和赤井秋两人也似乎想起了什么,只要是东京的妖怪,应该不会不知道那只潜藏在东京的玉藻狐妖。

最开始大家都还妖心惶惶的,生怕对方又搞什么幺蛾子破坏他们的平静美好生活。

可这么长时间下来,对方却连个面都没露,摆明了不打算搞事情,这也让东京的妖怪们放下心来。

心中的惧怕消除大半,只剩下对玉藻狐妖的好奇。

东京的妖怪就是如此,只要你打算遵守规矩的好好生活,那么即便是曾经奴役所有妖怪的玉藻前后裔,他们也会欣然接纳。

乌鸦一听涉及到了玉藻狐妖的事,不禁眼前一亮,急忙竖起耳朵!

这个情报可谓是重磅了……

“必须是她?”

羽生秀沉默了片刻,看了一眼身边目光清澈的北白川千石,感觉有些头痛。

这档子事他好不容易才选择暂时搁置,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被翻出来,还是必须要解决的事情。

“嗯,虽然你身边的那位巫女和那只狐妖都还是还未完全成长起来的状态,但即便是现在的她们实力也非同小可,一起努力的话确实可以解决那个麻烦。”天丛枫叶目光静静的注视着羽生秀,口中不急不缓的说道。

“喂喂,封印里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当知道想要解决封印里麻烦竟然需要天丛枫叶,神代巫女,玉藻狐妖,再加上东兰薄暮一同努力才行后,岸谷郎已经感觉肝都在颤抖了。

这是什么级别的怪物,竟然需要这个阵容?

你们是组团要去京都刷神绝道场这个副本吗?

“你真的想知道?”

天丛枫叶侧头,乌黑的瞳孔如同一片幽湖,静谧的令人害怕。

“算了,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最后,岸谷郎还是选择怂一手,反正这件事他迟早会知道真相的,也不在乎这一时。

“我虽然很想现在就答应你,但既然是你提出来的建议,那自然需要你去找人才行不是吗?”

天丛枫叶知道北白川千石来东京的目的其实和玉藻狐妖有关,也知道北白川千石一直在寻找狐妖的事。

这两个人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不为人知的往事,所以想要这两个人一起通力合作,就不是他要关心的事,而是需要羽生秀这个中间人努力了。

“和那只狐妖一起……”

回想起从山中离开时奶奶那孤零零的墓碑,北白川千石握紧了拳头,眼中浮现出一缕仇恨。

她想要知道,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奶奶会死,又为什么是会死在和玉藻狐妖的碰面中!

她就是想要知道真相,才会违背奶奶留下的那“一个人好好生活在山中神社”的遗嘱,独自一人孤身来到东京。

羽生秀察觉到了北白川千石心情的变化,主动伸出手握住了北白川千石的右手。

感受到掌心处传来的温暖,北白川千石抬头,目光中隐隐有着泪花。

“放心吧,我会帮你查清楚一切的,一切都交给我吧。”

羽生秀握紧了北白川千石有些冰凉的小手,四目相对,语气坚定。

如果说之前他不知道月岛姬的真实身份,在听完北白川千石这些话之后,他会下意识的将罪名按在月岛姬身上。

可如今知道月岛姬就是玉藻狐妖之后,羽生秀内心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在。

月岛姬虽然名义上是一只狐狸精,但却是一只不善于伪装自己的狐狸精。

如果是月岛姬杀害了北白川千石的奶奶,那在和北白川千石朝夕相处出的这段日子里,月岛姬又怎么可能一点异样都没有呢?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月岛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在和北白川千石的相处中才不会有任何异常表现。

只是这一切都还只是羽生秀的猜测而已,他没办法将这些直接告诉北白川千石,他担心北白川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受到很大的打击,而不知道北白川千石身份的月岛姬,可能也会有相同的反应吧。

所以羽生秀打算自己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搞清楚冬岚薄暮体内封印的事情,还要搞清楚当年发生的一切,找到问题产生的根源,然后将真相告诉北白川千石和月岛姬!

“我会给你时间,但也会做好你失败的准备,你如果失败了,我将会选择继续抹杀掉冬岚薄暮的。”

说完,天丛枫叶便直接和岸谷郎两人转身离开。

这一次,北白川千石和冬岚薄暮没有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