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死神里的炼金术师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解脱的心灵(五分钟重新下载一下,改点错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九十三章 解脱的心灵(五分钟重新下载一下,改点错字)

“你不要过来啊!”

看着空地里的花太郎再次恐惧的大喊,一郎不禁莞尔,十年过去了,这家伙的表象还是没有改变。

为什么说表象呢?

只见空地中的花太郎在喊完这一句话后,便跌坐到地上,眼里充斥着无尽的恐惧,突然,在大机器人手中巨型的长剑高高竖起时,恐惧达到了极点,然后,一抹疯狂浮现,瞬间取代了恐惧!

只见花太郎嘴角咧起,露出一个癫狂的笑容,然后手中的弧丸在心脏位置连捅数下!

接着猛的一挥,一道巨型斩击飞出,瞬间斩落机器人右臂!

“呵哈哈哈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斩落右臂化解危机后,花太郎并没有停下动作,而是迅速的起身,一边碎碎念着,一边将弧丸在自己的心脏、喉咙等致命位置划过,大量的鲜血喷洒而出,接着又在弧丸的能力下,将伤势转化为力量,一道道斩击从花太郎秀气的小刀中飞出!

瞬间将机器人肢解!

随着战斗的结束,花太郎眼中的疯狂褪去,剩下的满是恐惧,他再次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这是花太郎斩魄刀始解后自己琢磨出来的打法,老实说,这很危险,一旦中间出了什么差错,他会马上暴毙。

但没办法,花太郎的性格太难矫正了,十年过去了,始终没啥成效,除了那个疯狂状态。

不过有意思的地方也在这里,他的疯狂状态好像只是自身的一种保护机制,也就是不是第二人格什么的,简单的说就是,跟剑八卍解类似,只是他这个没有任何力量上的增幅而已。

一郎一开始还打算辅导他解决这个问题,结果在努力了三年后,一郎放弃了……

一点效果都没有,因为这并不是疾病,连心理问题都算不上,这是花太郎自己本能的选择,也就是说只要他的性格一天不改变,无论一郎矫正多少次,“疯狂花太郎”都会再次出现。

那没办法了,既然“疯狂花太郎”没法解决,一郎就只能对其进行针对性的训练,首先是几个保命的回道得学了,比如虚拟器官之类的,然后是瞬步要快,体质要抗揍。

以确保最大限度发挥他这个战斗方法的情况下,没办法,疯狂花太郎就会这种打法……

看了眼躺在地上的花太郎,一郎摇了摇头,还是需要磨炼,自从出现疯狂模式后,花太郎正常战斗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不过短时间内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先暂时这样了,心理问题,急不来。

因此看了下后,一郎便继续朝着办公室走去,花太郎的话,暂时不用担心的,和他对战的机器人是gd-1,是高达系列中足以匹敌基力安的强大机甲。

虽然就强度而言远远比不上亚丘卡斯级的gd-2,但其实力对于大部分死神来说,已经极为不凡了,一般只有席官才能与其对抗。

因此倒还有足够的时间来让花太郎改变,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决gd-3,也就是曾经的爆裂神机的问题。

它现在的问题有两个,一个还是老问题,各系统的衔接不稳定,它战斗的对象毕竟是瓦史托德那一级的,现在由极致之丝构建的极致系统根本适应不了如此高强度的战斗。

最终的结果只会是和初代爆裂神机一样,在战斗中慢慢的自我崩毁。

另一个则是战斗问题,也是所有gd系列的问题。

到底要不要设置驾驶员?

一郎现在研发的高达和他以前动漫看的高达是不一样的,这个是没有驾驶员的,基本都是靠操控。

原因很简单,死神本身就有很不错的单兵作战能力,且因为斩魄刀的原因,每个死神的战斗风格或多或少的都有些不同,因此驾驶的机甲如果不符合他们的战斗习惯,长远来看,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还得注意一点,强者间的战斗频率很快的,对反应力有不小的要求,越强的机甲越是如此。

这就使得驾驶员更没有必要设置了,因为有这个反应速度的,基本上,他实力也不会比对应的机甲差到哪去。

如今gd系列是依靠简易智能战斗的,不过仅限于gd-1,gd-2是人工与智能相结合,也就是事先设定一些战术,然后操控的死神再像玩游戏一样,在后面操控。

但即便如此,到了亚丘卡斯这个层次的战斗,依旧有些力不从心,只能勉强跟上,而到瓦史托德这,就彻底断层了,完全跟不上。

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不解决它,就算开发出来,那也是个废铁。

科技的优势在于可复制性,如果只能用一台,那他干嘛废这个牛劲?直接完现术造个大的不香吗?

回到办公室的一郎苦苦思索解决的办法,其实也不是思索,准确的说,应该是抉择。

解决的思路他有,那就是人工智能!

而且还不能是简单的人工智能,起码得是智能生命的水平!

且一郎已经有了成熟的方案,当然,肯定不是靠编程去写,先不说那玩意儿就不是一郎擅长的,这个时代的计算机才刚刚起步,哪怕因为灵子技术的加入使其发展较快,但也达不到制造人工智能的地步。

因此一郎的方案其实就是,创造生命!

利用炼金术创造一个数字生命就行,等于变相的拥有了人工智能。

而一郎犹豫的点,也就在这里,他此前已经数次去触碰那条红线,现在的他,又怕了,尤其是和捏茧利接触久了之后,他就愈发害怕了。

“唉~”

长叹一口气,一郎停下伸向抽屉的右手,最终还是没能做出决定,然后起身离开了办公室,他决定回四番队散散心,新的整合系统已经只剩几个难关了,这事终究要做出决定的......

........

“.....记住,战斗的时候回道永远是我们最后的医疗手段,无论是咏唱回道还是常规回道,能用药物治疗的,一定不要用回道,因为说不定你省下的这些灵压等下就能救一个人的命......”

四番队,当一郎回来的时候,发现队长正在给新队员上课,于是他便悄悄的做到最后一排,静静的听着,偶尔听听基础的东西,说不定就能找到什么灵感了。

温故而知新嘛,反正回来就是来放松的。

一郎能瞒过其他人,可瞒不住前面讲课的队长,不过一郎这种行为也不是第一次了,因此队长只是看了眼,便继续给新队员讲解着医疗知识。

一会儿后,队长结束了讲课,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而一郎也起身迎了上去,准备帮忙她收拾。

“天心大人?”

“卧槽!医神!”

“医神!我居然和医神一起听课!!!”

.......

随着一郎的起身,他的存在感也开始出现,一旁的新队员们这才发现传说中的医神居然就在他们身边!

顿时高声呼喊,安静的教室瞬间变得嘈杂起来,喊啥的都有。

如今不比十年前了,现在四番队的新人多了很多,加上一郎又经常在技术开发局很少回队,并且还有那么高的声望,所以如今的四番队,和他没啥隔阂的,也就一些老人了。

因此,这种情况倒也正常,只是,这让一郎稍稍有些尴尬......

尤其是他们一口一个医神,整的跟追星似的.......

“咳咳~~安静一下!大家先冷静一下。”一边安抚着激动的队员,一郎一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前面的队长。

然而,队长只是笑了笑,然后,就这么走了!

她就这么走了!

叹了口气,没办法,只能他自己来应付这种局面了。

好在众人虽然激动,但一郎的声望也还算可以,因此仅仅拍了下手,众人便安静的看着他,当然,只是动作上安静了,他们蠢蠢欲动的眼神无不在述说着他们内心的激动。

见此,一郎再次暗暗叹了口气,想着自己以后是不是要多回来一下,一切的崇拜、幻想都源于距离,只要把距离拉近,让他们亲眼见识一下一郎的日常,保证幻想分分钟崩塌!

一边在脑海里胡思乱想,一郎一边走到队长之前站立的讲台上,准备给他们上一课。

“既然遇上了,那我就给你们讲一些东西吧,但是!”还没等众人欢呼起来,一郎伸手一按,止住了他们激昂的情绪,“约法三章,第一,不准吵,第二,提问要举手,第三,我虽然很帅但不谈恋爱,第四,不准叫我医神,要么叫天心三席要么直接叫我一郎。”

“医....天心三席,不是约法三章吗?怎么是四条?”一个扎着短马尾的黄发青年一边举手一边好奇的问道。

“首先,下次记得先举手,我允许后再提问,然后,约法三章有四条这不是常识吗?”

“???”

“好了都安静,拿出纸笔,刚刚队长给你们说了非回道的医疗技巧和注意事项,那我就和你们说说一些回道的实用技巧,以咏唱回道为例......”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郎以前十号咏唱回道为基准展开,向他们较为详细的讲解修行中应该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

一郎没有讲解的太深,毕竟他们刚刚才听完队长的一堂课,总需要消化的时间。

因此半小时后,一郎便结束了课程,然后一路小心翼翼的避开队员,来到了队长办公室。

“呼~”推门进来,一郎长舒一口气,有时候,太有人气也不是一件好事......

“哟~这不是我们的医神吗?怎么有空回来了?”队长注意力从手中的文件挪开,笑着看向一郎,调侃道。

“咳~都是些虚名虚名。”

“太过谦虚就是另一种骄傲哦,说吧,回来有什么事?”

“这话说的,我没事就不能回来吗?怎么说我也是四番队的三席!”

“你近几年没事回来过吗?”

“咳~那是情况特殊嘛。”

队长瞥了眼满脸尴尬的一郎,放下手中的文件,双手支在桌子上,幽幽的问道:“是为‘禁忌’的事情来的?”

“.......”一郎沉默了一下,收起脸上的笑容,点点头。

“一郎,你对生命,怎么看?”

“生命是无价的!是不能亵渎的!”

“那,什么才叫亵渎呢?杀死?不是吧?你医术很高,应该明白死亡本就是生命的一环,创造?这算吗?如果这算,那么现世的人类圈养动物的行为算什么?人类与死神各自的繁衍又算什么?这些算亵渎吗?”

一郎微微抬头看着队长,眼中闪过一丝微光,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但还欠缺一丝......

“显然,这些都不是,那么,什么是亵渎呢?所谓的亵渎生命,拿你的复活之术来说,就是反复的将一个生命杀死然后复活,这才是亵渎生命,用创造来说,随意的创造生命,任其自生自灭甚至以此为乐,这才是亵渎生命。”

说着,队长叹了口气,起身走到一郎身前,语重心长的说道:“一郎,我知道你很尊重生命,但你太过敏感了,你的尊重甚至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再这样下去,你早晚会逼疯自己的.....随着你研究领域的加深,这会是你无法避开的地方。”

队长轻轻的将一郎拥入怀中,柔声说道:“所以一郎,让你自己放松一些,想做什么大胆的去做吧,我会在你坠入黑暗的时候,拉你一把的,就算把你砍的支离破碎,我也一定会把你从黑暗中拉出来的,我保证!所以,放心大胆的去做吧,一郎!”

被队长抱着的一郎此时只感觉一股暖流从心中划过,同时,往日的一幕幕在他的眼前划过,直到这时,他才恍然发现,原来,自己根本不需要顾虑什么......

因为他根本不会迷失在黑暗之中。

在虚圈,治愈神威的时候他因为信念犹豫过,担心因此坠入黑暗,在尸魂界,他曾犹豫过要不要将复活之术彻底完善,还是在担心坠入黑暗。

但是这些他都做了,至今仍未陷入黑暗,这不是他意志顽强,只是因为,他身旁的伙伴犹如黑夜中的灯火,一直在为他指引方向......

这点,其实他早就应该发现的,毕竟,复活队长时,他就从未有过犹豫.....

所以,现在也不需要。

因为,他现在也不是孤身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