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 第374章 意意与苏琳联手:弟弟是团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74章 意意与苏琳联手:弟弟是团宠?

苏琳坐下后,苏羡意便紧跟着坐到了她的身侧。

姐妹俩,齐齐盯着代斌。

看得他心头直打颤。

“我弟弟没成年,他的事情由我负责。”

“你刚才说他偷了你的手表,麻烦你把手表是何模样,什么牌子,在哪个地方丢的,又是什么时候发现物品丢失,详细说出来。”

一连串的问题,直接把代斌给干懵了。

“你丢东西,有人能证明么?”

代斌忽然看向自己女友,女生垂着头,不愿搭理这智障。

“你又有什么证据说我弟弟偷了你的手表?”

“……”

代斌本就是随口攀咬。

就连手表都是杜撰的,更不可能有证据。

“如果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说我弟弟偷窃,对我弟弟的名誉造成损害。”

“还可能对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你不能看他年纪小,好欺负,就随意污蔑诽谤他,我完全可以告你!”

代斌被她这话说得脸上青红交织。

就他怼人那架势,究竟哪里好欺负了?

就算护着弟弟,也不能睁眼说瞎话啊。

众人看向苏呈时,他还一脸天真。

满脸写着两个字:

弱小。

苏羡意接着开口说道:

“就算预设你真的丢了东西,你也没有权利进入别人的房间搜查。”

“我的朋友还没有完全退租,她对房子仍旧有合法的使用权,而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非法入侵他人住宅罪。”

“加上组织聚众斗殴,寻衅滋事。”苏琳补充道。

苏羡意继续说:“还有人持有利器,足以看出主观恶意。”

……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

配合得倒是非常默契。

“我们还没追究你的事,你居然敢反咬一口,说我弟弟偷东西?”

“要不我们就先来聊聊你私闯民宅,雇人恶意行凶。”

“我们会聘请最好的律师,定会还我弟弟一个清白。”

“我们耗得起,就是你……”

“恐怕耗不起!”

苏羡意和苏琳,根本不给代斌说话思考的时间。

“对了,警方做笔录,提供虚假证言,谎报案情,影响行政执法机关办案,也是要担责的。”

两人气势起来,说得每个字都诛心!

代斌这脑子,污蔑苏呈已耗费了诸多脑细胞。

面对这两人的轮番攻势,早已败下阵来,脸上忽青忽白。

支支吾吾,张着嘴,却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因为她们的质疑提问太密。

密到他还没来得及思考上个问题,下个问题已经朝他抛来。

砸得他晕头转向!

这情形,

简直是智商上的降维打击。

周小楼托腮,认真听着,就差给两人鼓掌了:

精彩!

围在苏呈边上的民警,低声说:“弟弟,你可真幸福,有这么护着你的两个姐姐。”

“单方面碾压。”

“那小子刚才还理直气壮的,现在怎么怂了?”

“本就无凭无据,也得亏你两个姐姐厉害。”一个民警说着还揉了揉他的脑袋,“小子,可以啊,在家一定是团宠吧。”

“幸福,我也想要两个这样的姐姐。”

“你特么都快四十了,你好意思说这种话?”

苏呈嘴角一抽:

团宠?

你们是不知道我小时候是怎么被姐姐欺负的。

不过两个姐姐这么护着自己,他还是很高兴的。

嘴巴一咧,傻笑起来!

代斌本就是攀诬,被问得哑口无言,做笔录的民警询问些细节,他前言不搭后语,支支吾吾,扯谎无异。

再厉声些,说他现在犯的事,如果周小楼追究,他可能会坐牢。

代斌身子一颤,整个人就慌了。

眼睛一红,居然哭了。

周小楼:“……”

我一个被你欺负的小姑娘都没哭,你好端端的哭什么。

就连大刘那个小混混都懵了。

大老爷们儿,你特么……

哭个屁啊!

太丢人了!

然后他就开始哭诉:

说与女朋友感情不好,又说来燕京生活不易,做个北漂有多难,因为是外乡人,到处遭人白眼,又扯到什么燕京本地人有优越感……

莫名其妙的扯到了地域黑上。

惹得不少民警嗤之以鼻。

他们很多不是燕京本地人,都是从全国各地考过来的,听他这般描述,燕京这地方,就根本容不下外地人。

好像他做出这些错事,都是有原因的,不怪他。

一个大男人,在周小楼面前痛哭流涕。

说自己错了,一定会补偿她,让她放自己一马。

“周小姐,这事儿您准备怎么处理?”民警看向她。

周小楼抿了抿嘴:“听他这么说,好像也挺可怜……”

代斌心下一喜。

下一秒,

就被狠狠打了脸。

“既然他这么可怜,千万不要放过他,我可以不要任何补偿,只要法律给我一个公道!”

代斌懵逼了:

这臭丫头,怎么油盐不进!

倒是肖冬忆忍不住笑出声,惹得厉成苍多看他几眼:“笑什么?”

“你不觉得她特别有趣的?”

“不觉得。”

“……”肖冬忆被一噎,“只怕在你眼里,没有一个人有趣?”

“有。”

“谁?”

这么倒霉。

“苏呈!”

肖冬忆皱眉:

这小子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

……

另一边,周小楼此话一出,代斌就开始痛哭干嚎。

已是下班时间,公安局里人不多,本就极为安静。

可此时,

整栋楼都能听到他的叫声。

吵得所有人脑壳疼。

其余几个混混,有的被口头教育,罚了钱,有的则被拘留了几日,都是老油条了,对派出所的一套流程都很熟,表现得特别淡定。

倒是代斌的女朋友,恨不能赶紧和男友撇清关系,做完笔录就走了。

警方说可以交钱将他暂时保释。

对方却连连摇头。

大难临头各自飞,在这对情侣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