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 第七十九章 赵云的挑战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七十九章 赵云的挑战

“恭送陛下还宫!”吕布显然没有给刘协继续发挥的意思,这次的事情的确让他很不满,若是平日里这般闹闹也就罢了,当这诸侯使者的面这般,让他没面子是小,君臣不合的事情传出去,就会成为其他诸侯或明或暗攻讦吕布的借口。

真以为自己被扳倒了他会好过?吕布敢肯定,那时的刘协回更难过。

“恭送陛下还宫!”随着吕布这一拜,群臣也纷纷下拜,刹那间,偌大朝堂之上,只有寥寥数人还站着。

这是示威,朝堂之上,九成的人不是吕布提拔上来也是向吕布妥协的,吕布其实很久以前就有威压皇权的能力,只是这个能力,吕布不想轻易去动,一旦动了,他和刘协之间那张遮羞布就会撕破。

陈群捏紧了赵云的拳头,示意他莫要乱来,他也没想到吕布竟然如此霸道,天子刚刚是想借这次的事情跟吕布示威,或者说是试探一下吕布,具体为什么会试探,陈群不知前因后果不明白,但吕布的反应显然跟天子预料的不一样。

这是当然的,一个上马能百战不败,下马能治理一方的人物,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屁孩儿加上身边三五个狗头军师给摆布了?不会真以为看几本书就能学会政变吧?

那一瞬间,别说吕布,陈宫也已经料到了吕布退让的各种后果,这种时候,吕布最好的选择就是直接将天子的筹谋从源头打断,让他聚不齐势来,而吕布做的也很干脆,直接甩了天子的脸。

还是太年轻了,对付吕布这种枭雄人物,最好的办法就是默默积蓄实力,等待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千万别让对方有翻身的机会。

可惜,天子太过急躁,想借一次外交压下吕布的气势,大概是听了哪个腐儒之言,以为这样可以打压吕布威势吧?

愚不可及!

思虑间,突然见赵云踏前一步,朗声道:“陛下,末将常听温侯威名,也想领教温侯武艺!”

陈群扶额叹息,赵云当真不适合带来朝堂,着朝堂上的血雨腥风和疆场上可不一样,疆场之上的血雨腥风至少能看得到,但这里的腥风血雨却是看不到的,赵云显然将这事情想的简单了,本来好好地看戏便行,谁知赵云平日里一副君子模样,却在这最不该出头的时候出头了。

天子就算想让人出头也不可能是你。

吕布皱眉看向赵云,随即回头看向刘协道:“陛下真想看?”

“朕……”刘协看了看赵云,又看了看吕布,犹豫了一下,突然道:“吕卿,朕只是想要一个护卫,吕卿常不在朕身边,朕也害怕如同上次杨定那般的事情再发生,若这赵云真有本事,朕想让他留下来给朕做个护卫,不知吕卿以为如何?”

吕布回头,看了赵云一眼,而后点头道:“既然陛下有此想法,臣便为陛下看看,若真有本事,留下来无妨!”

陈群:“……”

不用问问我吗?

但事已至此,显然已经轮不到他说话了。

“主公,区区鼠辈,岂能叫主公亲自出手?末将愿意代劳!”朝堂之上,李蒙踏出一步,对着吕布道。

“你非他对手。”吕布摇了摇头,这赵云虽然有些愣头青,但能给自己带来威胁感的人,又岂是寻常武将,正好,他也许久未曾与人动手了,今日虽说身份不对等,但既然到了这里也无所谓了,他也想看看这个能给自己带来威胁感的男人,究竟有几分本事。

吕布的态度也让群臣不由得正视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将,本以为只是陈群的随行护卫,但能让吕布这般看待,显然本事不俗。

以如今吕布的地位,有他这一句话,赵云若能活着出了长安,必然名声大振。

不过现在赵云显然不想这些了,不管之前对吕布有多少好感,但汉室余威未尽,吕布这般威逼天子让赵云接受不了,所以他要帮天子出口气!

“主公,我来便是。”典韦见吕布出得殿来,也没了平日的无赖,虽说平日里有些滚刀肉四处蹭饭,但真遇上事了,典韦那是能用命豁出去维护吕布。

吕布摇了摇头:“此人乃马上将,你若上马,未必敌得过他,去牵两匹战马来,记住,卸了一边马镫,两匹都是。”

典韦应该跟赵云差不多,不过今日赵云主动挑衅,又是在天子面前,哪怕让赵云侥幸胜上一场,都会助长刘协心中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所以这赵云必须败,不能有丝毫胜理。

典韦不理解,但还是依言而去。

“骑射、兵器或者步下战,你可任选。”吕布目光看向赵云。

陈群眼看双方冲突已经不可避免,连忙拉了赵云一把道:“便与他比作诗!”

吕布天下第一的名头从虎牢关杨名后就没摘下来过,他对赵云的本事了解不多,但应该不是吕布对手,既然如此,倒不如另辟蹊径,反正只要赢了就行,至于赢的是否好看,这不是陈群该关心的。

赵云:“……”

自然能够理解陈群这计策的意义,毕竟吕布不可能样样精通,比作诗的话,有陈群在背后支招,就成了陈群与朝臣的比试,至于最后结果如何已经不重要了,吕布就算输了也不会恼羞成怒,至于天子那里……关键时刻还是先自保吧。

陈群虽然顾虑的周全,但有一点,他小觑了赵云,赵云显然不是那种只管挖坑不管埋的主,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他做不出来。

“久闻温侯箭术无双,马战无敌,末将都想领教!”赵云对着吕布朗声道。

陈群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他已经不忍去看这结局了,这赵云……到底是何处能让主公这般喜爱?分明就是个愣头青么!

吕布看了陈群一眼,目光落回到赵云身上道:“好,也不欺负你,你我各乘普通战马一匹,各持弓箭,相隔百步对冲,弓箭、兵器自选,至于如何用,各凭本事。”

基本上就是无差别对打,弓箭兵器都能用,全看双方本事。

“好!”赵云点头,答应一声,典韦已经将马给牵来。

两人各自领了战马,但看着挂在战马左侧的马镫,吕布和赵云同时看向对方的马镫:“……”

“换过!”吕布狠狠地瞪了典韦一眼,让人将马镫换到另一边,然后跟赵云一起各自上马,便在这未央宫大殿之前的广场上,各自走向边缘。

刘协带着满朝文武出来,略带几分兴奋地看着这一幕,他心中越发喜爱赵云,这将领,会办事,只希望他别死!

随着号兵一声号响,吕布和赵云同时策马开始对冲,吕布在冲出的瞬间,已经将箭搭在弓弦之上,对着赵云便是连环三箭,他出手速度极快,几乎出现幻影,加上巧劲射出,三箭虽有先后,但力道不同,速度也不同,来到赵云面前的时候几乎是同时抵达,从三个方向射向赵云。

赵云弯弓搭箭射出一支,已经来不及再射另外两支,甩弓拨开两枚箭矢,手指微麻,吕布的箭又快又准,而且力道还奇大无比。

吕布一勒缰绳,绕着广场跑开,同时弓弦连颤,一枚枚利箭犹如流星一般射向赵云,赵云左支右绌,策马狂奔,但马速都被吕布算计到了,只能不断挥舞长弓将射来的箭矢拨开,除了射出第一箭之外,根本没机会再向吕布射箭。

一囊十二支箭很快便被吕布射空,若是常人,连射十二支箭,早已力竭,但吕布却无丝毫疲态,眼见箭尽,一把丢掉长弓,摘下长戟便朝赵云冲去。

这长戟并非方天画戟,而是宫中执戟士所持那种戟,挥舞起来多少有些轻飘飘的感觉,吕布一边策马狂奔,一边挥舞着长戟熟悉分量。

另一边,赵云眼见吕布没了箭,顿时大喜,张弓搭箭便想还以颜色,但下一刻,那坚固的长弓突然咔嚓一声断裂开来。

却是之前吕布射来的箭几乎都是用这长弓拨打,吕布的箭力道又齐大,这么下来,长弓本身就已经承受了极大地力道,此刻突然张弓搭箭,躬身立时断开。

赵云反应也是极快,眼见长弓断裂,直接丢掉,一把掣下长枪,与吕布对向冲去。

长戟凌空劈斩而下,赵云能够感受到这一戟之上所携带的力道,吕布显然是力量型武将,而且力大无穷,不可与之力敌,当以技巧取胜!

当下长枪一抖,枪尖一颤,化作点点寒星,重重枪影让人难辨虚实。

却在此时,吕布目光一凝,手中长戟突然加速,如同闪电般劈出三戟,每一次都能精准的命中赵云的枪锋。

但听咣的一声巨响,赵云虎口一热,目中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看着被吕布一戟崩断的枪头,下一刻,连忙仰身避开吕布扫来的长戟。

一合过,赵云的长枪却是已经断裂,险些命丧吕布戟下,大殿外,看着这一幕的不少人都发出惊呼之声,没想到这瞬息之间,差点就分出了生死!

吕布调转马头,看向赵云:“还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