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师尊总是沾花惹草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任务失败的惩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六十九章 任务失败的惩罚

二百六十九:任务失败的惩罚

所以啊这归根结底还是她的报复心太强,从而搞砸了任务。

张无忧这么想着,不久,她将心里的情绪压下又直起了身,抬眼看着屏幕,她问了一个答案很明显的问题:“归故,这么说我落选了吧?”

归故被她问的微微一愣,旋即它没有言语轻轻点了点头。

“唉。”张无忧叹息了一声。

这次的任意愿望的奖励是真的没有了,她这么几天可真是白忙活了,果然啊,工作不能被自己的情绪影响,不然就会以失败告终。

算了,不想这么多有的没的了,她还是受完惩罚好好做任务吧。

想到此处,张无忧唇边露出一抹笑,她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后转身向着床铺走去。

坐在上面将鞋脱掉,选了个舒服的侧躺姿态,她抬起手打了个手势。

归故顿时会意,打开键盘,细长的指尖在上面敲击,少顷,它看着屏幕上的那一传数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确定。

总局对任务失败的惩罚并不像是那种普通的电击,而是采用的心理惩罚。

被惩罚的执行者在过程中会陷入昏迷,在梦中,他们会看到自己最为恐惧的景象。

因为主神觉得,心灵之惧比起肉体之痛更容易让人记住,从而下一次便会对任务更加认真。

做任务这么长时间,张无忧还没有体验过,而这不代表她没有听说过。

她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一个在现代执行任务的执行者因为心灵太过脆弱,在惩罚完毕之后直接变得疯疯癫癫。

整日沉迷于自己的世界中,只觉得会有人要害他,最后还是总系统出手将其治愈的。

这件事情当时在执行者之间传的沸沸扬扬,闹得人心惶惶,激发了很多比较懒散的执行者的勤奋。

想到此处,张无忧敛了嘴边的笑,将身心放松,她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不像其他昏迷有眩晕感,总局的惩罚就像是睡着一样,神识慢慢的陷入黑暗之中,很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坐在系统空间里,看着屏幕上的女子逐渐锁上的眉,不久,归故徐徐的叹息了一声。

……

“咚咚咚——”张无忧刚陷入昏迷没有多久,后殿里便响起了一阵浑厚的敲门声,声音很轻,但足够里面的人听到。

将视线收回,归故转眸看向了位于东侧的那一片屏幕,那里正显现着门口处的景象。

是宿主大大的两个徒弟。

回想起张无忧刚才痛苦的神色,突然,归故灵光一闪,找到了一个可以帮对方早些完成任务的方法。

打开系统空间的门,归故没再停留,从沙发上站起便走了过去。

脚尖落在实木地板上,它转眸看了一眼紧闭着眼眸的女子,而后向着殿门走去。

“吱呀——”

看到面前的门空隙逐渐变大,季云笙收回了落在身旁男子面容上的目光,冷淡的神情消去,他的唇边弯出了一抹笑。

但是等他看到开门者的时候,那清浅的笑意肉眼可见的消失无踪,眼眸甚至比刚才更加冷凝。

它为什么会在师尊的寝殿中?

脑海中出现一样的疑问,但两者所表现的完全不一样,刚才的笑又上扬了几分,宋长卿的神色变得更加温和。

他的声音亦是如此,温温柔柔的,像是春日里的一缕清风:“归故阁下今天也来了呀,倒是巧。”

说着他看向殿内,“阁下是在与师尊相谈事情?那我们这…”

说到这里,他便没有继续往下说,话中的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

归故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琥珀色的眸中无甚情绪,尽显淡漠之意,不久,它勾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抬脚让开了路。

看到它让开,季云笙立即进了门,没有任何迟疑,只向着最里面的床的方向。

神色中盈盈的笑意不变,宋长卿慢了他一步,脚步轻抬,蔚蓝的衣角微动,未几,被红木门遮挡。

师尊的气息比在外面更加明显,方才并未觉得什么,此时这么一进来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是她气息的变化,不似往常安然自若,这一次,竟反常的透露着丝丝缕缕的惊恐?

有些疑惑,他循着气息看了过去,霎时间,温润笑意消失,面容上取而代之的是骤然放大几分的藏蓝色瞳孔。

在那大敞着幔子的床铺中,女子如同一只受伤的鸟儿一般四肢蜷缩在一起。

她安静的躺在白净的床单上,平日里明亮的双眸在此刻紧紧的闭着,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间流下,顺着白皙的肌肤滑进脖颈之中,浸湿了衣领的金边。

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宋长卿顿时走了过去,他的步子极快,不过瞬息之间便来到了床边。

但就算他再怎么快,也比不上早一步进来的季云笙,等他抵达时,对方就已然坐在了床畔。

伸出手,季云笙想要给女子把一下脉搏,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果他刚刚碰到对方的手腕,还没品出个所以然来,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道狠厉的女声:“滚,别碰我!”

声音一经出现,季云笙瞬间收回了手,他偏眸循声看去,最终却发现女子根本就没有醒,只不过是梦呓。

而有了他这一个空隙,把脉的活就落在了身旁者的手中,抿了抿嘴,季云笙缓缓从床边起了身,给他让出了地方。

这件事以后再说,现在师尊最要紧,他也只是想要早些知道师尊的情况。

坐在桌边椅子上,双肘撑在桌面上,归故将下颌放在手背上静静的看着他们着急,看着他们诊断完之后脸上出现的不明所以。

它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等着,等着他们一会过来质问它。

事实果然如它所想,但也和它想的有些不太一样,转过身来,他们看它的眼神和刚才差不多,大徒弟甚至笑意更浓。

抬脚上前,拉开一把椅子,宋长卿轻然坐在了上面,提壶倒了一杯茶水,他抿嘴笑着放到了归故的面前。

他开口轻声道:“归故阁下,喝点茶水润润喉吧,这是师尊最喜欢的,我想你应该也会喜欢。”

抬眸瞥了他一眼,归故屈指敲了两下桌面,不过它并没有端起那杯茶。

原因很简单,它是真的不喜欢喝茶,觉得这些茶都是苦的,哪怕后面会回甘它也不想尝试。

但它这个举动落在宋长卿的眼中就不一样了,心中想法翻涌面上却无一丝显现,他轻笑了一声,“看来阁下是不喜欢,是我考虑不周了。

但是还望你原谅我,现在并不能在为您准备一壶新的,实在是我太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了,明明分别的时候师尊还是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