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玄幻 > 墨先生,乖乖娶我 > 第321章 前尘往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没,没什么。”

顾梨赶紧睁开眼,屏住呼吸看向照片。

她满怀期待,真以为会看到自己师父年轻时的模样,甚至,已经在心里想好,如何跟霆哥哥说这件事,然而,万万没有想到,入眼的,竟是一张陌生的脸。

不是师父……

顾梨心里无比失望,不自觉将照片攥紧。

墨时霆越看越觉得她有问题,禁不住蹙起眉头:“你认识我父亲?”

“啊?”

顾梨被他吓一跳,赶忙否认,“不认识啊。”

“糖糖!”

墨时霆语气突然严肃起来,“我希望你不要隐瞒我任何事。”

“我……没瞒你啊。”

顾梨犹豫了片刻,终于决定告诉他,“事实上,我一直以为我师父,是你的父亲。但今天看到照片,才知道原来是我误会了。”

讲到这儿,顾梨的眼神暗淡下来,“可他们的字迹几乎一模一样,还有,师傅也有着极高的建筑设计造诣,他和你父亲一样,都是才华横溢的超级大神。他……他……呜呜呜……我真的以为你父亲没有死,他为什么不是我师父呢,呜呜呜……”

话到动情处,她竟忍不住哭了出来。

说不清是因为找不到自己的师父,还是因为再次确认墨时霆的父亲遭遇空难生还的几率微乎其微……

“好了,别哭了。”

墨时霆抽出纸巾给她擦了擦泪,故作轻松安慰:“本来眼睛就跟熊猫一样,你再哭,指不定被关进动物园了。”

“噗——”

顾梨原本还哭得稀里哗啦,突然,就被他这不正经的玩笑给逗笑了,“你好讨厌啊,我哪里长得像熊猫了?”

墨时霆淡笑揶揄,“不像吗?要不,拿块镜子给你照照?”

说完,作势要去拿镜子。

顾梨马上抱住他,“不给去。”

她边说,边报复性地将眼泪抹在他衬衣上。

墨时霆被她这孩子气的动作逗乐,眉眼含笑,氤氲无限柔情,“好,我不去!”

“嗯……”

顾梨窝在他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情绪总算渐渐平稳,“对不起啊,霆哥哥,我是不是勾起了你的伤心事?”

墨时霆抿了抿唇,淡淡出声:“没事。我早已接受了他不在的事实,你不会影响到我。”

虽然他是这么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顾梨深信,他心里不可能一点波澜都没有的。

霆哥哥是不想让自己难过吧?

都怪她,情绪自控能力太差了。

思及此,顾梨索性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一记,娇声说:“霆哥哥,我有点困了,不如咱们去睡觉?”

“好。”

墨时霆微微颔首,轻而易举把她抱起来。

走回房的路上,顾梨心砰砰直跳,不禁暗想,她刚刚如此主动的暗示,也不知他到底听懂了没?

事实证明,男人可能没听懂。

因为他一进屋,就把顾梨放沙发上,大手揉了揉她白嫩嫩的小脸,“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话落,不等顾梨应声,大步流星走向浴室。

不一会儿,他就出来了,体贴地说:“等几分钟就好了,我还有个会议要开,你先睡。”

“哦,好的。”

顾梨没料到自己第一次主动,竟以他的不解风情收场,唯有默默叹气。

墨时霆真有事要忙,很快便走了。

顾梨走进浴室,这时,浴缸的水正好到了可以泡澡的高度。

而上边,还铺满了一层散发着清香的玫瑰花瓣。

看着这一切,她心情莫名变好了。

脱掉衣服坐进浴缸里,舒舒服服泡起热水澡,甚至,还拿起手机开始煲剧。

然而,剧还没怎么煲,就接到了慕容千的来电。

“姐,中秋节快乐呀。”

顾梨甜甜地说。

慕容千笑道:“中秋节快乐。我有个好消息,想跟你分享。”

“啥好消息呀?”

顾梨被她勾起了好奇心。

“我接下来有一个月的长假,我可以去华国找你玩了啊。”

“你咋又有假期?”

顾梨诧异,“你一个当红明星,时不时就休假,太不敬业了吧?”

慕容千瞪着眼,“你什么意思啊?我去华国找你,你不欢迎吗?”

“那你儿子呢?也一起带来?还是?”

“当然是一起带来呀。”

一提到慕容浔,慕容千就忍不住骄傲,“那小子最近可粘我了,不带在身边不行,简直快成为我的大腿挂件了。”

顾梨:“……”

“哎呀,这种事,你羡慕不来的。”

慕容千故意打趣她,“不过,你要是努力一点,指不定明年就有小孩玩了。”

“切,我才不要呢。我还小,我等大学毕业了再考虑。”

顾梨态度坚决。

慕容千突然想起某事,忍不住问她:“对了,我一直挺好奇的,你俩现在夫妻生活如何?你22岁前若发生亲密关系的后遗症,真对他没起作用?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啦。”

提起这个,顾梨也有点纳闷,“我猜,估计是医生诊断有误吧。”

“事到如今,只能这样想了。不过,反正事情都过去了,再深究也没多大意义,往前看吧。”

“嗯嗯。”

顾梨忙点头,又转回正题,“你什么时候的飞机?我去接你啊。”

“不用,有人来接。”

慕容千毫不犹豫拒绝。

顾梨惊讶,“谁?你背着我在这里有狗了?”

慕容千:“……”

————

墨时霆将手头的紧急事务处理完,已接近凌晨五点。

不想去打扰顾梨,他索性在书房凑合休息一下。

顾梨醒来,见另一边的床一点被躺过的痕迹都没有,这才发现,他没回房。

该不会是通宵工作了吧?

不太放心,她赶紧起床,换好衣服跑去书房。

推开门,果然见男人趴在办公桌前,睡着了。

顾梨蹑手蹑脚走过去,拿了一件外套给他披上。

男人睡得很熟,没有被吵醒。

顾梨见状,眼里蕴满心疼。

一个人肩负着那么庞大的企业,如果自己能帮上忙就好了。

女孩咬了咬唇,盯着他熟睡的侧颜,开始认真思考。

其实,她也学过工商管理,若进他的公司工作,完全能胜任,只不过,他怕是不会答应吧?

要不,让大哈去帮他?

大哈也是商业奇才来的,经营一家小破娱乐公司,实在是大材小用。

等晚一点问问大哈的意见吧。

顾梨站在墨时霆旁边,思绪不断发散,根本没留意到,男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

直到一双有力的大手圈住她的纤腰,把她抱到腿上,她这才“呀”一声反应过来。

“你醒来。”

“嗯……”

墨时霆抱着她的腰,缓缓点了点头,声音迷离慵懒,充满了磁性。

“你怎么起那么早?”

他眯着眼,下巴搭在她肩膀处,哑声问。

顾梨如实说:“一觉醒来没看到你,就过来看看。我其实还有点困呢。”

一到节假日,她能睡到11点,而现在才6点,确实太早了。

墨时霆薄唇微勾,潋滟一抹笑意,“那继续睡吧。”

“一起。”

“好。”

他还能睡1个小时,就当陪陪她吧。

见她答应,顾梨马上从他身上站起来,拉他的手,特别积极:“那走吧。”

墨时霆莞尔,“这么主动?可惜,我没什么时间,不然——”

“喂!”

顾梨红着脸打断他,“我可是很单纯地想让你去休息一会儿,你别想歪!”

墨时霆一脸无辜,“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从哪里看出,我想歪了?”

“你——哼!”

顾梨鼓着腮帮子放开他的手,“我看你精神特好,不用睡了。去跑步吧。”

话落,快速转身走了。

墨时霆加快步伐追上她,一本正经道:“我觉得,抱着老婆睡觉,比跑步有意义。”

顾梨唇角飞扬,“那你以后别跑步了。”

墨时霆感叹:“你若是每天都能让我抱,我可以不跑。”

顾梨:“……”

她也想,可惜帝都大学太远了。

虽说是在本市上大学,但她却一直觉得两人在异地恋,哎。

幸好自己当初坚持,从大学开始读,不然,还得异地恋四年呢。

……

回主屋陪老爷子吃完早餐,宋老夫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直接找的顾梨,提醒她,今天必须去一趟宋宅。

顾梨本就打算赴约,没有拒绝。

不过,为不影响墨时霆开会,她特地等他结束上午的会议,才出发。

抵达宋宅,都到午饭时间了。

晚辈们都不在,家里只有老太太一个主人。

若换做以前,顾梨姗姗来迟,一定会招冷嘲热讽。

然而今天,宋老夫人居然对她客客气气的,难道,是已知晓她的真实身份?

顾梨心里暗暗猜测,表面依然波澜不惊。

墨时霆陪顾梨在那边呆了大约10分钟,抬腕看看表,沉声道:“奶奶,中午还有会议要开,我们得先撤了。”

宋老夫人闻言,和蔼的老脸马上冷了下来,“你什么意思?好不容易来家里探望奶奶,连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

墨时霆面不改色,“下次再过来,我今天很忙。”

他倒没说假话。

但老太太还是非常不高兴,“这样,你去忙。这丫头留下陪我。”

“奶奶,她必须一起离开。”

墨时霆不退让。

哪知他一走,老太太会不会又为难顾梨?

他不能冒这样的风险。

未料到墨时霆竟把顾梨看得那么紧,宋老夫人脸色愈发阴沉,“行啊,那你们都走吧。以后也不用再来了!我没有你这种为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神魂颠倒的孙子。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看上她哪一点?漂亮能当饭吃吗?”

最后一句,让顾梨恍然明白,老太太压根不知她的真实身份。

既然如此,那刚刚那所谓的客客气气,肯定是做给墨时霆看的。

就是没想到,墨时霆连一顿饭都不肯陪她吃,她受不了,才爆发出真正的情绪。

这一刻,顾梨倒有点可怜这位老人了。

当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毕竟,她若对墨时霆有一丝的疼爱,墨时霆一定会掏心掏肺待她。

顾梨其实不清楚,墨时霆的底线,便是她本人。

老太太骂他骂得再狠,他尚且能忍受,可一旦涉及对顾梨的人生攻击,墨时霆就算再好脾气,也不可能任由她欺负顾梨。

所以,一听老太太骂顾梨“不三不四”,墨时霆一张俊脸瞬间黑得彻底,果断拉起顾梨就往外走了。

他走得没有一丝犹豫,头也不回,老太太见状,不由得用手捶了捶心窝,痛心疾首对站在旁边的刘嫂说:“我这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儿子这样,孙子也这样。当初,星河若不是一头热喜欢那个不三不四的狐狸精,怎会落得英年早逝的下场?都怪我啊,当时态度不够强硬。我要是再狠心一些,把那女人藏起来,就不会让她有祸害星河的机会了。”

刘嫂眼珠子转了转,假惺惺安慰她:“老夫人,您别伤心。墨少和他父亲,还是不一样的。他比他父亲心狠,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您要相信,他只是暂时贪恋顾梨的美色,等过几年,就会明白,真正适合他的,还是门当户对的云思小姐。而且,云思小姐,可比当年林家那位大小姐优秀多了,您要对她有信心。”

被刘嫂这么一安慰,宋老夫人的恨意瞬间转到那位林家大小姐身上,“是啊,林若童那个没用的东西,连自己的丈夫都看不住,若她有本事,也不至于让星河跟那个娱乐圈的戏子跑了。”

跑了也就跑了,最可恨的是遇到飞机失事,她可怜的儿子就这么没了……

一想起这个,老太太还是忍不住难过。

刘嫂安慰了她好半晌,又开始不遗余力为沈云思说话,“其实,您只要扶持一下云思小姐,她肯定可以打败顾梨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老太太顿时打起精神,“你给我打电话给云思丫头,就说,我想约她喝下午茶,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

“好的,老夫人,我这就去打。”

刘嫂走开了。

一分钟后,她回来汇报,“老夫人,云思小姐说她下午三点有空。”

“行!你去安排吧。”

“是。”

……

————

走出宋宅,回停车场的一路上,墨时霆始终绷着一张俊脸,连话都不跟顾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