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时候,隔壁被押着的王夫人大哭起来:“我的儿啊。”

想到儿子要被杀,王母痛心疾首,恨不得代儿子去死,最后她眼中含恨的望着一侧的婆婆王老太太。

“老戚婆,都是你,都是你害了我儿,都是你害了他啊。”

王母说完放声大哭。

一侧王明仁想起了往日的种种,才蓦的醒神,自己是被家中的老祖母给害了,可想到老祖母往日对他的宠爱,他终是没有说出怪她的话。

上首谢云谨不理会下首王家的怨恨,他眼看着午时三刻已到,直接把斩首令扔了出来。

斩子手立刻把王明仁背上插着的斩字牌拿了下来,王母和王家老太太眼见着王明仁要被斩首,再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嗷的一声怪叫着昏了过去。

王明仁很快被斩首,王母和王老太太也被带下去仗刑三十板子。

王老太太没有撑过去,王母倒是撑过去了,也只剩下了一口气。

谢云谨命人把王母带下去施救,然后发配流放。

陆娇等人看完王明仁被斩首后,便打道回府,马车上,几个小丫头不觉得害怕,反倒是格外的解气,兴致勃勃的说道。

“活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若是不骄惯,不宠溺,哪有今日的罪,所以孩子一定不能骄惯,得严厉教导,最起码他不会害人,他不害人就不会害了自己。”

丁香是秀才之女,对于斩首自有一番自己的见地,她的话,得到了阮竹山茶和杜鹃的认同,就连陆娇也是赞同的。

“丁香说得很对,若是真心疼爱孩子,就得好好教导,这样才是真的爱孩子,而不是一味的宠溺,王家王明仁就是被他老祖母害了的,若不是她一味的宠溺自己的孙子,又何来今日的惨死。”

自己儿子考上了进士,她成了通判夫人的老娘,本该安享天年的。

陆娇不再说王家的事,几个人坐马车一路进城,没想到竟听到外面的百姓议论起谢云谨来。

“你们知道吗?有人给谢同知起了个外号?”

“啊,什么外号?谢青天,青天大老爷吗?”

“不是,不少人叫他玉面判官。”

“玉面判官?你别说还真的很贴切。”

陆娇听到,哑然失笑,玉面判官?这些人可真会想啊。

不过想了想谢云谨身穿官袍,眉目温和的绝美样子,还真有点像玉面判官的样子。

只是若叫百姓知道玉面判官在房里的疯狂样,只怕就判不起来了。

陆娇忍不住发笑,马车里,几个丫头高兴的说起来:“这名很符合咱们家大人,大人面如潘安,形如判官,这玉面判官倒是贴切。”

“嗯嗯,我也觉得挺适合的。”

陆娇玩味的提醒她们:“若叫大人知道你们议论他,怕是要惩罚你们。”

几个小丫头立刻闭嘴,别看大人笑得温和,但她们却是知道的,他是最不好说话的人,反倒是夫人才是好说话的那个。

“夫人,好夫人,我们错了,以后再也不说了,你千万不要把这事说给大人听。”

“我们以后保证不说了大人的闲话了。”

“行了。”

马车一路进城,前往谢家,谁知在拐角的时候,竟然和几辆马车错身而过,风正好吹起车帘,陆娇一眼看到对面马车里坐着的人,竟然是清河县令胡大人,以及胡夫人。

陆娇忍不住掀帘往外看,没错,正是胡家的人,只是胡家怎么会来宁州府的,而且看他们后面跟着好几辆的马车,马车后面还跟了不少的下人,这是怎么回事?

陆娇很快想到宁州通判空缺的事上,难道说胡大人被升为宁州通判了?

如果这样,倒是好事。

胡大人一惯和谢云谨合得来,若是他来任宁州通判,和谢云谨可是穿一条裤子的人,那谢云谨做起事来就方便得多,反之林知府更受制了。

即便他是宁州知府,也不敢再贸然动宁州茶地和盐场。

陆娇越想越高兴,等到晚上谢云谨回来,她忍不住问他:“今天我进城的时候,看到胡大人一家了,难道胡大人来宁州任宁州通判了。”

谢云谨伸手抱过陆娇坐在他的腿上,他累了一天,回来看到陆娇,心情就变得格外的好,此时两个人在房里,他就想抱着她。

“是的,上次王通判被人害死,我立刻派人送信入京给燕王,通判空缺,肯定是要人来添缺的,我想着不如让胡大人来任通判,这样于我是有益的,所以我就给燕王送了一封信,另外也让人顺带给文安县主送了一封信。”

“眼下胡大人是文安县主的姻亲,有这么一个机会,文安县主肯定是要出手的,所以他们接到我的信,很快就找了机会,让陛下下了旨,把胡大人调任为宁州通判了。”

陆娇高兴的笑起来:“这倒是好事,姐姐现在还是胡家媳,胡家起来,于她也是好的。”

李玉瑶,不,现在她已经改名了,叫聂玉瑶,聂玉瑶入京后,已给陆娇写过一封信了,主要告诉陆娇她入京后的情况,聂家立刻办了宴席,对外宣布了她的身份,她外祖母还入宫去向陛下给她讨了一个身份,现在她是乡君。

胡善呢也被文安县主给安排了一个职位,在翰林院当编修,七品。

胡善倒没有嫌弃,挺高兴的去做事了,每天安份守已的做一个好夫君,她呢也看开了,对男人没那么纠结了,余生教育好自己的一对儿女,侍奉好自己的爹娘,再自己过开心一点,胡善好呢,就过着,不好等孩子们大点就分,到时候她儿子长大了,她跟着儿子过就是了。

陆娇看着信倒是挺替聂玉瑶高兴的,人活着还是看开一点的好,那样不会活得太累。

房里,谢云谨见陆娇心不在焉的想事,有些不高兴,俯身就咬了陆娇一口,陆娇吃疼的推他:“你是狗啊,说咬人就咬人。”

谢云谨看她生气,又温柔的亲她,一边亲一边嘀咕:“谁叫你不专心的。”

陆娇认命的应道:“是,是,都是我不好,对了,我们要不要去胡家拜访。”

“别去了,等他们家安顿好了,肯定是要请客吃饭的,等他们家请客我们再去也是一样的。”

陆娇赞同,想到胡大人成了宁州通判,那林知府怕是要睡不下觉了,陆娇越想越幸灾乐祸。

“林大人怕是要睡不着觉了。”

没错,林大人确实睡不着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