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妖女放过我 > 一百九十九.反客为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百九十九.反客为主

不同于长安城内的喧闹,皇宫里倒显几分冷清,长风作罢,御道上的宫女侍女少之又少,看上去是有些寂寥的。

不过也算是顺了林不玄的意,如今不论是谁经过这夕日富丽堂皇灯火通明在夜里仿佛一只巨兽般如今却已然油尽灯枯的皇宫也只有一声叹息。

赵元洲身死,八扇门分崩离析,即便执柳宗不出手也迟迟无人敢立帝夺政,皇宫里自然冷清。

大离无政这么几个月,有胆子在暗中伸手的人恐怕就要耐不住去把控百姓间的风向,这时候能把赵红衣推出来立个新帝,算是正正好好能抑制住,且…来路很正,不用多费心思去拉拢民心。

林不玄离开月满楼之前还是问过裴如是,才晓得若若还在皇宫,他此刻正行在御道上,长衣袖口摇曳,发出“簌簌”的声响。

近了寝房,发觉里面还有依稀的灯火摇曳,料想此时夜已深了,林不玄才是偷摸着俯在门上借着天子望气术往里偷瞄,可惜柱子挡的刚刚好,并不能看清,只能听些响动。

“这…这衣裳,太…太…了吧?我…本…怎么能穿?!”苏若若支支吾吾的声音。

“这是太后陛下专程送来的,说是从外邦淘来的衣裳,很珍奇,与林先生小册子里的那些异曲同工,他许是很喜欢,方才红衣殿下已经回宫,恐怕林先生也快了,不予他一个惊喜?”

顾七的声音倒是有点儿怂恿的意味,她接着又怂恿:

“以少主的身材,着此衣裳,应该是刚刚好,这假耳朵一戴,扮只小猫猫难道不可爱么?”

“顾七姐姐!”苏若若埋怨一声,“就算穿这衣裳吧,可这项圈尾巴…可爱?本师姐要的是威严,可爱做什么?”

“还有还有啊…臭师弟那些书卷我又不是没看过,穿这种衣裳的要不就是喊‘主人主人’要不就是喊‘哥哥…爸爸’之类的…你看我能喊么?”

“哼,顾七姐姐你把本少主当什么人了,在林不玄面上还要低声下气不成?我怕他吗?我怕他吗?!就是本师姐用脚踩着他的脸,他也要乖乖喊师姐才是!”

“况且…他出京这么久,也不见得多给本师姐打几个传音慰问一下,反倒是爬我姐姐床上去了,欺负我姐也就算了,还借着通感搞得本少主当众出丑!”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次他回来胆敢不给本师姐好好赔礼道歉,我非亲手给他抽筋扒皮不可!”

小妮子嘀嘀咕咕地一股脑说了一大堆,伸出的小拳头还擦过柱子挥舞着,想也知道小妖女现在的表情肯定是龇牙咧嘴的,一旁的顾七也只好抱过衣裳一边“是是是”一边讪讪笑。

苏若若正双手轻轻松松抱回了胸得意着,却听殿门“哐——”一声开了,她本懒得去管,听着顾七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小七恭迎林先生回京”,她才是做贼似的悄咪咪转过头望向门口。

“几月不见,师姐倒是好大的威风!”

林不玄闲庭信步,就见苏若若下意识倒退一步,跌坐在了床上,眼神闪躲,低下脑袋,口齿不清地朝身旁的顾七挤眉弄眼:

“不玄,你…你回来啦?我…跟顾七姐姐侃大山开玩笑呢…是不是?顾七姐姐?!”

顾七的眸光在两人面前扫动,终于是将衣裳递给林不玄,眉头轻蹙,疑惑道:“小七不知道少主在说什么…”

“既先生回宗了,必有要事商谈,小七先行告退,还请林先生见谅。”

她再轻轻咳嗽了一声,便稍行礼数从殿口退走,还捎上了房门。

苏若若抬起头正想瞪她,却正巧撞上了林不玄的目光,又急忙忙低下头,双手乖乖摆在膝盖上,裹在白纱长袜的小脚丫悬在空中,也不敢晃荡。

林不玄望着她,若若似乎长了点儿个子,但还是一样小小一只,妮子安静下来的时候本就显得乖巧可人,如今绾起白发身着着一席清雅的宫服就更是了。

小丫头嘀嘀咕咕:“尽晓得到处沾花惹草,又是我姐又是皇女又是青龙的,还有什么影盟小公主,剑阁小师妹,自己神气完了还打算就着两句话来数落我…”

林不玄见她醋地没边了,便是干脆一把抱起,放到了自己的腿上,然后又在那张未施粉黛却也撩人得惊心动魄的小脸上狠狠香了一口,“其实我也好想若若…”

苏若若只是“呜——”地惊慌了一瞬就软了下来,妮子完全没了方才的气势汹汹,反倒是泪眼婆娑地轻轻捶了他两下,

“还…还知道回来!师尊给你的护心镜都碎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下次不许你乱跑了,那么多宗门盯着你,要不是有那些机缘,你若是…你若是受伤了…”

林不玄倒是没心没肺地笑,“若若心疼了?”

苏若若抬起头,面颊微粉,“哼”了一声,一下又犯了傲娇,吐吐舌头:

“谁记挂你了呀?臭师弟受不受伤又有什么关系,我是怕师尊生气,一气之下又跑去开打了,受了伤不好…有你个背地里跟我姐好了的负心汉什么事?”

然后就听她“嗯!”了一声,嘴巴被堵上又给林不玄香了一口,刚刚松开唇,还不待若若咧出虎牙质问他故意欺负舌头做什么,就听林不玄继续笑:

“你们师徒二人这性子倒是一样一样的,那个说‘都是为了我徒弟’,这个说‘要不是我师父’云云的…”

苏若若眉头微皱,琼鼻抽了抽,警觉道:“原来你入京先去找了师尊,怪不得我说怎么你身上有股淡淡的熟悉的胭脂味,那是师父新换的!”

“给上级汇报工作…”林不玄举手。

“少来了你!”苏若若像只小河豚般鼓起腮帮子,双手环抱,醋意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汇报工作哪里粘的上什么胭脂水粉味?我看师弟是背着我尊师重‘道’去了!”

林不玄干脆坦白,“只是抱了一下,还当夜如是她怒上九亭寺的情…”

“就抱一下就算还了?!不过如…呃…”苏若若瞪了他一眼,又发觉自己的话里有怂恿他去勾搭自己师父的嫌疑,还在醋头上便是一转话锋,点点头,“嗯…抱一下就算还了!那今晚你得陪我…”

苏若若的话刚说出嘴就后悔了,自己本想着的都是气势汹汹反打林不玄一套,最好还在踩他两下挫挫锐气的,现在却已经…两手手腕被他单手捉起来摁倒在床上了…

“太后姐姐送来的衣裳给穿了?师姐偶尔也给扮一次小猫吧?”

“没…没门!”

苏若若本想以修为不惧强权的,挣了两下发觉林不玄现在居然跟情报里没差,他真有元婴的实力,坏了…这下真是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了…

后悔…现在就是后悔,悔不知当初为什么不听师尊的,多修炼两下子,若是现在有个分神实力也不至于被林不玄像提小鸡崽般捉着吧?

“师姐还想跑啊?”

林不玄干脆另一只手抓起苏若若的双脚,没舍得打脚心,只是挠了两下。

白发小妖女只得认怂,“别挠脚脚…心了…我…我错了,我穿就是了…”

若若一边不情不愿地换衣裳一边小小声悄咪咪地嘀咕林不玄,“色狼师弟…见了白丝脚脚就把个没完,色胚!”

“?”

苏若若被那眸光瞪了一下,又是一颤,小心翼翼伸出手点着林不玄,“你…我们同为元婴境,你一会…有点分寸,到时候膝盖青一块紫一块的…我要被师尊点死的!”

——

楚州穹峰。

宁羡鱼忽然脚下一错,踉跄了一下才是稳住身形,身旁的弟子连忙搀住她,切声问:

“宗主大人怎么了?今日还有步道…可有什么大碍?”

宁羡鱼摇了摇头,轻轻咬了咬下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倒是有些难言的欣喜,只是夹了夹双腿,轻声念叨一句:

“报应要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