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玄幻 > 柯学恋爱的正确姿势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如何让诸伏景光合情合理复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九十八章 如何让诸伏景光合情合理复活

晚饭后,柯南倒吸着凉气回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辣子鸡丁竟然这么辣,喝了两大杯水都受不了。

铃木园子也觉得很辣,吃得满头汗,但是却还是忍不住吃。

“看样子我做的还是能入口的。”谷水泉见铃木园子伸出舌头不停用手扇风的样子笑了笑。

“嗯,勉勉强强吧,本女王就大发慈悲允许你以后经常做饭给我吃好了~”铃木园子端正了坐姿,装模作样地道。

“多谢女王大人恩典~”

“哼~”

“那女王大人现在可以把碗洗了吗?我做了饭总不能还让我洗碗吧?”谷水泉往椅背上一靠。

铃木园子自顾自地端起水杯喝水,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即使是女王大人也要讲公平的吧?”

铃木园子见他还不依不饶的,转移话题道:“男爵呢?今天怎么没看到他?”

“不知道,我打个电话看看他在哪儿。”

谷水泉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拨通了诸伏景光的号码,然而半天也没猫接。

“男爵还有手机?”铃木园子有些惊奇。

“嗯,当然有了,不过一般都是震动甚至是静音的,免得被人注意到,我再打一次看看。”

谷水泉又试了一次,铃木园子也安静地等着,没有人说话,屋子很静,于是距离餐桌不远的沙发下的震动声隐隐约约地传入两人耳中。

“我好像……听到了沙发下面在响。”铃木园子有些不太确定。

“我也听到了。”

谷水泉走到沙发前,蹲下低头一看,发现了一条毛茸茸的尾巴,顺手就给拽了出来。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太累了,被谷水泉拎着尾巴倒提着猫男爵居然也没醒。

当然,也有可能被柯南拽麻木了……

“醒醒。”谷水泉晃了晃他,“再不醒就带你去宠物医院绝育了。”

猫男爵猛然惊醒,惊慌地挣扎了起来。

铃木园子没好气地横了谷水泉一眼,啐了他一口,当着自己的面瞎说什么呢。

“我先去楼上洗澡了,一身汗的,这里就交给你了。”

猫男爵已经找到了,谷水泉也用不着抓铃木园子洗碗了,所以她要跑也就没拦着。

猫男爵挣扎了一会儿才理清了现在的状况,“能先放我下来吗?脑袋充血了喵。”

谷水泉将他扔到沙发上,“你一直在沙发下睡觉?”

“没,我今天跑去找零玩了,他正在忙你给他安排的工作,就是那个体验店的事情,然后还满东京得到处跑,视察加盟奶茶店的开业情况,我跟着跑了一天,累死喵了。”

“哦?加盟的奶茶店都开业了?”

“是啊,你难道没看他的报告吗喵?”

“没有,那种事情又不重要。”

“……”

“嗯,事实上,我是相信安室透能够做好。”

“……”

“体验店已经开业了吗?”

“没……但是也快了喵。”

“嗯,很好,我果然没看错人。”

“……”

诸伏景光已经没眼看了,心里默默为安室透默哀起来,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处境还不如他,顿时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对了,你以后还是和多多洛一起住楼下花店吧,这样你们更亲近。”

诸伏景光狐疑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以他对这个男人的了解,事实绝对不是这样的!

“说起来,海德薇回来了吗?”

“应该在楼上了吧,他今天和我一起回来的喵。”

谷水泉闻言又拿出手机,将海德薇叫了下来,没一会儿一只雪鸮猫头鹰就落在窗外,用喙敲了敲窗户,猫男爵十分识趣地去给开了窗,将松田阵平放了进来。

“海德薇今天也是跟安室透在一起吗?”

“没错。”松田阵平点点头。

“那正好,接下来几天你就一直跟在安室透身边,时刻注意他的动向和言行,猫男爵负责远程支援。”

“远程支援,喵?”诸伏景光有些不解,难道是上网查资料,提供远程信息支持?

“万一有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男爵可以利用海德薇身上的扩音器,远程与安室透通话,就像我之前给你扩音器的时候说的那样,假装这只猫头鹰是诸伏景光驯养的,用来执行监视任务的猫头鹰。”

松田阵平脑袋转了一百三十五度,看向诸伏景光,怎么自己就成他驯养的了!就不能是自己养猫吗?

诸伏景光有些迟疑,“这个说辞漏洞是不是有点多啊……零应该见过我的尸体,亲自确认过我的死亡的,而且用猫头鹰监视……是不是有点太过离谱了喵?”

谷水泉不以为意,“怎么会离谱?怪盗基德就能指挥鸽子监听监视警方动向,好歹猫头鹰的脑容量可比鸽子大多了,十分合理,没问题。”

“至于你的尸体……安室透真的能百分百确定死的是你吗?如果有人易容成你的样子了呢?”

诸伏景光摇了摇头,“不可能的,这世上除了我哥哥,没有比零更了解我的了,我的身体特征他都知道,不可能认错的喵。”

说完诸伏景光又犹豫了下,“也许我哥哥都没零了解我喵。”

“行吧,那他应该没有多少时间处理你的尸体吧?以黑衣组织的行事风格,多半是找个地方焚毁或者炸掉,你觉得以那天的情况,安室透最有可能怎么处理你的尸体?”

诸伏景光此时感觉怪异极了,自己竟然在推测零是怎么处理自己的尸体的,简直不能更离谱了。

“那天我是开车去的,所以按照组织的一贯作风,最合理的选择是将我的尸体放进车里,然后将车开到荒郊野外,或者悬崖峭壁,然后用炸弹连车一起炸毁,彻底消除痕迹喵。”

“安室透有那个时间站那里缅怀你,顺便等车子完全焚毁吗?”

诸伏景光想了想,“应该没有,那个时候他应该自顾不暇,他在组织里也是和我关系很好,所以不能在知道我公安的身份后,还表现得太亲近。而且,他应该也不忍心看完全程吧……喵……”

“这样不就可以了,等会儿我再跟赤井秀一确认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