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女教授的日常小男友 > 第555章 可爱的鱼鱼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二十分钟后,季末推着他心爱的小蓝车,带着他心爱的穆姐姐,向着生鲜区进发。

此刻的小蓝车已经被装的满满当当,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

牙膏,牙刷,一次性洗脸巾,洗衣液……

尤其是纸巾,这个东西属于日常消耗品,用的比较多,所以季末特意买了两大袋的。

两分钟后,小蓝车和小红车蔬菜区再次碰面。

“这是买什么呢?”季末看了眼陆之昂和蒋欣欣二人,随意的打了个招呼。

“秋葵,准备做个凉拌秋葵。”蒋欣欣低着头,看着一盒盒被保鲜膜封好的秋葵,准备用她智慧的双眼挑一盒最好,最新鲜的。

蒋女侠慧眼识秋葵。

“秋葵啊。”季末说着,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了秋葵的营养价值极功效,然后点了点头:“秋葵好,我最喜欢吃秋葵了。”

一旁的穆姐姐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家的小男人,没有说话。

“你什么时候喜欢吃秋葵了?”陆之昂抬起头诧异的看了季末一眼,然后表情疑惑的继续说道:“我记得上个学期的时候在学校食堂我点秋葵问你吃不吃,你不是说不喜欢吃吗。”

季末:“……”

“你记错了,那不是我。”季末看向陆之昂,一本正经的说着。

“怎么不是你,我记得你还说这玩意儿粘不拉几的,像……”陆之昂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身旁的蒋欣欣,及时的踩了刹车,“最后给我整的也一口都没吃。”陆之昂看着季末,一脸肯定的说着,一副证据确凿的模样。

季末:“……”

正经学习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记得这么清楚。

不正经的他是一个字也没落。

“哦,是吗,那我忘了。”季末愣了一下,表情有些疑惑。

“不过时代在进步,人总是会变的嘛,以前不喜欢的不代表现在也不喜欢是不是。”季末一本正经的说着。

就好像以前的他:精力充沛,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而如今现在的他:也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就是精力……可能莫得那么充沛了。

所以就需要吃一些比较有营养的东西,来补充一下自己的精力。

有问题吗没有问题。

说着,季末目光转向了一旁的蒋欣欣,眼中闪过一抹深意,好整以暇的说道:“就好像你以前喜欢隔壁班的那个王思思,现在你还喜欢吗?”

话才说到一半,一旁的蒋欣欣眼角的余光不自觉的飘向了一旁的季末两人,悄咪咪的竖起了耳朵。

季末快速的收回目光,心中浮现一抹了然。

啧啧,这反应,癞蛤蟆的春天真的来了。

“你特么别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喜欢王思思了!”陆之昂一脸焦急的说着,然后看了身旁的蒋欣欣一眼。

蒋欣欣低下头,装出一副挑菜的模样,耳朵继续偷听着。

“不是你说人家小姐姐长的挺好看的,非常符合你的审美吗。”季末看了陆之昂一眼,淡淡的说着。

陆之昂:“……”

他说过吗?他怎么不记得了?

下一秒,陆之昂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一脸愤怒的看向了季末:“那特么是我一个人说的吗,你不还说人家腿长身材好,长相清纯,像你初恋女友吗?”

下一秒,穆姐姐平静的目光转向了自家的小男人,眼神幽幽,仿若一湖深潭……

季末:“……”

“那不是我说的,那是李明轩说的。”季末咽了一口唾沫,一本正经的说着,直接把祸甩给了他的另一位好兄弟。

兄弟是干嘛的,当然是用来背锅的了。

“明明……”

“行了,我知道李明轩说的,别在这儿墨迹了。”季末瞪了陆之昂一眼,一脸凶狠的说到。

陆之昂看了季末一眼,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

毕竟现在属于人在屋檐下,还是需要从心一下的。

呼……季末心中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艾玛差点儿不小心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然后转过头看向了身旁的穆瑶,遇上了穆姐姐平静中带着几分清寒的目光……

季末:“……”

这怎么有点儿凉凉的感觉呢。

凉凉月色为你思念成盒~

季末看着穆瑶,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一脸真诚的小声解释道:“真不是我说的,是李明轩那个……说的。”

穆姐姐看了看自家的小男人,点了点头,然后把目光转向了一旁。

这里人比较多,大庭广众的,不太适合给小男人上课,一会儿回家再说。

季末见穆瑶不再追问,心中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看着穆瑶绝美的侧脸,他隐隐约约的感觉事情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

一股不详的预感在他的脑海里萦绕……

老天爸爸保佑,希望是错觉。

这时一旁的蒋欣欣也悄咪咪收回了偷听的小耳朵,心中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一群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讨论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罢了,很正常的一件事。

谁还没年轻过了。

不对,这根本就跟她毫无关系好吧,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关她侠肝义胆蒋女侠什么事。

蒋欣欣轻轻点了点头,对,跟她威风凛凛蒋女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然后拿起一盒刚刚挑选好的秋葵,非常自然的递给了身旁的陆之昂。

陆之昂看了一眼,熟练的伸出手接过秋葵,放进了小红车里。

配合的十分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

季末看了两人一眼,咂了咂嘴:“啧啧,我怎么感觉你俩这挺像小两口出来买菜的样子啊,这一递一拿,还挺默契的。”

陆之昂看了季末一眼,嗯,这两句说的还挺像人话。

蒋欣欣抬起头看向了季末:“老板我建议你还是少说话为好,要不容易挨打。”

她蒋女侠的长剑可不长眼睛。

季末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陆之昂:“小陆你说我刚才说的对不对?”

“我……”

蒋欣欣淡淡的扫了陆之昂一眼。

“不会说话你就别说话,要不容易挨打。”陆之昂目光转向季末,义正言辞的说着。

兄弟和女朋友哪个重要他还是分的清的。

女朋友没了……他就得打光棍。

兄弟要是没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放鞭炮庆祝一下啊。

季末:“……”

终究还是看错了人啊。

不对,是看错了狗啊。

“唉,重色轻友啊。”季末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啥也不是。”季末看了陆之昂一眼,然后牵住了穆姐姐的小手:“走,媳妇儿,我带你去看小金鱼去。”

陆之昂看了看季末推着小车,领着媳妇儿离开的身影,转过头看向了身旁的蒋欣欣。

“看什么看,跟过去。”蒋欣欣瞪了陆之昂一眼,没好气的说着,脸颊不自觉的染上了一抹微不可察的红晕。

什么重色轻友,难听死了,她堂堂蒋女侠才不是色呢。

伦家是小仙女。

一分钟后,四人站在一排鱼缸面前,品头论足。

“这条怎么样,你看它身姿轻盈,体态曼妙,一看就适合清蒸。”陆之昂指着鱼缸里的一条大鱼,一本正经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季末瞥了陆之昂一眼:“你那条不行,你看我这条,龙行虎步,身宽体胖,一看就适合红烧。”季末一只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一只手指着鱼缸,表情认真的说着。

陆之昂:“……”

“你那是鳖。”

“鳖怎么了,鳖它不香吗?”季末转过头看向陆之昂,反问到。

不仅香,关键它还营养丰富,非常适合给小男人补充一下流失的营养。

陆之昂:“……”

“我没吃过。”

“白活了,啥也不是,鳖都没吃过。”季末看了陆之昂一眼,鄙视到。

“你吃过?什么味道?”陆之昂反问到。

“我……也没吃过。”季末犹豫了一下,回到。

一旁的穆瑶和蒋欣欣转过头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眼,然后默默向旁边退了一步。

她们不认识这两个人。

“老板,我要这条鱼。”蒋欣欣伸出手,指着鱼缸里的一条鲫鱼说到。

“学姐难道我选的这只鳖它不香吗?”季末转过头看向了蒋欣欣,有些不满的说着。

“是啊,我的鲢鱼也不错啊。”陆之昂低着头,小声哔哔到,不敢有不满。

蒋欣欣白了两人一眼,没有说话。

这俩人好像有那个什么大病。

“姑娘鱼需要帮你收拾一下吗?”老板把鱼捞了出来,转过头对蒋欣欣问到。

“不用,我回去自己弄就行。”蒋欣欣回到。

季末转过头,有些诧异的看了蒋欣欣一眼:“蒋学姐你还会杀鱼呢?”

这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小姑娘,没想到还是一个狠角色。

“杀鱼有什么,我还会杀鸡呢,学弟你怕不怕。”蒋欣欣瞥了季末一眼,笑眯眯的说到。

季末:“……”

宁就是传说的蒋杀鸡吗?

“我怕不怕不重要,主要是我知道小陆同志是肯定会怕的。”季末转过头看向了陆之昂:“是吧,小陆同志。”

是蒋欣欣杀鸡又不是穆姐姐杀鸡,他有什么好怕的。

就算是穆姐姐杀鸡……

不对,咱穆姐姐根本就不会杀鸡好吗。

穆姐姐那么温柔,像个仙女一样,小鸡又那么可爱,穆姐姐怎么会杀它呢。

疼它还来不及呢。

陆之昂悄咪咪的瞄了一眼清秀美丽的蒋欣欣,脑海里想象了一下蒋学姐一只手抓着鸡头,一只手握着菜刀。

然后一道寒光闪过……

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

“我不怕。”陆之昂挺胸抬头,一本正经的说着。

“呵呵……”季末不屑的看了陆之昂一眼,不怕你倒是眼皮子别抽筋啊。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孩子眼睛要瞎了呢。

“学姐开玩笑的,我这么温柔怎么会杀小动物呢,鱼鱼这么可爱。”蒋欣欣接过老板递过来的袋子,伸出手温柔的抚摸了一下鲫鱼的脑袋:“是吧,鱼鱼。”

一个小时后。

蒋欣欣手拿菜刀,面无表情,手起刀落,对着鲫鱼的脑壳就是当啷一下。

可爱鱼鱼瞬间撒手人寰。

一旁的陆之昂眼皮子一抽,下意识打了个激灵。

这就是蒋学姐所说的温柔吗。

他,学废了。

季末手一抖,看了蒋欣欣一眼,然后赶紧拿着他洗好的葡萄快步离开了厨房,走的时候还送了咱们陆公子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路是你自己选的,就算有点儿跑偏,你也得坚持到底啊。

要不蒋学姐手中的菜刀可不认人啊。

季末离开厨房,非常善解人意的关上了门,然后端着葡萄向着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穆瑶走了过去。

还是他家穆姐姐好啊,既漂亮,又温柔,从来不对小动物痛下杀手。

季末来到沙发旁,将洗好的葡萄放在了茶几上,然后一屁股坐到了穆瑶身旁,伸出手拿起一颗葡萄送到了穆瑶嘴边:“来,媳妇儿,吃葡萄。”

穆瑶看了一眼殷勤的小男人,缓缓的张开红润诱人的嘴唇,将葡萄轻轻的咬进了嘴里,慢慢的咀嚼了一会儿。

然后将葡萄皮吐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转过头看向了季末:“说说吧,那个初恋女友是怎么回事。”

季末:“……”

就知道会出事,终究还是没有躲过去啊。

“什么初恋女友。”季末抬起头诧异的看了穆瑶一眼,脸上装出一副茫然的表情,然后再次拿起一颗葡萄送到了穆瑶嘴边:“来,媳妇儿。”

先把这婆娘的嘴堵上再说。

穆瑶目光幽幽的看着季末,没有说话,也没有吃葡萄。

季末:“……”

气氛陷入了尴尬。

“……我哪有什么初恋女友啊,那都是我跟他们吹牛说的,你不就是我的初恋女友吗。”季末看着穆瑶,眼睛里写满了真诚。

这倒不是骗人,当初他确实只是吹了个牛而已,毕竟一帮年轻气盛的男孩子在一起,除了吹牛,还能……

想歪的你不对劲。

穆瑶看了季末一眼,抬起长腿,优雅十足的翘了个二郎腿,淡淡道:“那你就吹半个小时的,姐姐听听。”

季末:“……”

“牛会受不了的。”

牛牛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吹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