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女生 > 冠上珠华 > 一百七十九·方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苏邀岂止是只有聚海庄跟齐云熙的事儿弄不明白?

她眼前还有一桩最要紧的事需要去做----眼看着马上就要过年,各衙门眼看就要封印了,可是萧恒的事情,竟然没有人再提了。

就好像认了回来也就认了,可是却跟个闲散宗室没什么分别。

苏邀从前不急,如今却知道不能不急,许次辅是什么人?他手里掌管着言官言路,若是他不张口,萧恒的事被这么长久的拖下去,最终就什么也不会再剩下。

可是朝廷大事,尤其是关乎于这种立嗣的事儿,本身就关乎着无数的人的前程性命,她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想到有什么法子,能够尽量稳妥的促成这件事。

雷云的事情算是打开了一个缺口,可到底如何才能巧妙的利用这件事来达成目的?

她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忽然站起身让人备了车马。

何坚如今是常跟着她出门的,见她要出门,急忙问她是要去什么地方。

苏邀想了想,轻声道:“去广平侯府。”

广平侯府,宋翔宇正在看着老家那边送来的礼单,大儿子宋志斌如今回了老家,总算是有了个人样,开始正经过日子了,不仅不再偏执阴沉,也不再跟从前一样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办事儿还算是妥帖。

像是这次让族中之人带礼物上京的事儿,就很有章法。

连带着宋大夫人如今也平和多了,他心里有些高兴,更多的还是放心,连带着心情都好了许多,特意打赏了管事,勉励了他们几句,才让人领着他们下去休息,就听说苏邀来了,他不由得有些吃惊。

可苏家这位县主,向来不能以寻常人看待,他顾不得吃惊,先让人快把苏邀请进来,而后才亲自去了花厅招待。

他见苏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并不如何客套就径直进了正题:“县主忽然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指教?”

“指教不敢当。”苏邀在他下手坐下,轻轻摇了摇头,才开门见山的道:“胡建邦的事,想必世子应当知道了吧?”

说起这件事,宋翔宇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

他当然知道,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口口声声是要为胡皇后和先太子伸冤,做的却全都是蠢事,差点儿就要被他给害死。他点了点头,声音也跟着冷了下来:“原来县主也知道消息了?胡建邦死了。”

苏邀就怔了怔。

她是知道的,放出了胡建邦状告郑思宇的风声之后,胡建邦肯定是活不长了。

可她没想到,都没等到过完年,那些人就忍不住了。

看来胡建邦所谓的在西北欺男霸女的事儿,根本经不起查么。

“这么快?”苏邀皱起眉头:“是畏罪自尽的吗?”

“说是受不了严刑拷打,所以才自尽的。”宋翔宇面带嘲讽:“如今都察院正上书请罪呢。”

“真巧啊。”苏邀语气幽深:“我来之前,并不知道胡建邦已经死了的消息,我是想问问世子,这么多层出不穷的算计,世子跟侯爷,接下来有没有什么打算?”

宋翔宇苦笑,他真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跟个小姑娘讨论这些的时候,不过这也没什么,儿子的许多大事都是跟这位苏四姑娘一道做出来的,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一点,郑重的道:“家父打算过了年就上书,请圣上给先太子正名。”

只要恢复了先太子的名分,那么萧恒这个皇长孙自然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孙了,谁也不能说什么。

“的确是该有人上书。”苏邀轻声开口:“可这个人不该是侯爷。”

宋家跟萧恒之间的关系人所共知,宋家出面,一定会引起无数的口诛笔伐,到时候这件事反而更加艰难了。

宋翔宇哪里会不知道苏邀的意思,但是事已至此:“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百害而无一利。”

“我这次来,就是想问问世子,知不知道许次辅跟首辅大人的关系如何?”苏邀紧盯着宋翔宇,轻声道:“听说比起首辅大人,圣上跟许次辅的关系倒是更近一些?”

这是真的,宋翔宇嗯了一声,指点苏邀:“杨首辅毕竟是历经几朝的人物了,自然不如天子门生的许次辅跟圣上亲近。”

是啊,苏邀一点就透,立即就明白过来。

杨博毕竟还帮废帝当过阁老呢,虽然他老人家风向看得准,等到元丰帝上位之后也是一心一意辅佐元丰帝,但是这种臣子,哪里有自己培养出来的用的顺心?

许次辅也不过就是输在了资历和人脉上头。

听见苏邀这么问,宋翔宇若有所思:“怎么,苏姑娘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我是在想,一山不能容二虎.....”苏邀挑了挑眉,又毫不讳言的道:“这次弹劾胡建邦的郑思宇,是兵部侍郎,听说他是许崇许大人的同科,以许大人的子侄辈自居......”

这句话里透出来的消息可就太多了。

宋翔宇敏锐的捕捉到了苏邀的意思,当即就问:“你是说....”

“我什么都没说,可事实就是如此。”苏邀笑了一声,直截了当的道:“世子,若真是我所说的,那么郑思宇究竟是处于何种缘故而弹劾胡建邦,这里头的意味不言而喻。至少许次辅,他是不支持皇长孙的。”

许顺不支持。

那么杨博呢?

按理来说,首辅才该是内阁真正当家作主的人,可是杨博却并不算完完全全掌握内阁,甚至要分出许多权力。

他真的愿意吗?

说起来,皇长孙的事儿,这只老狐狸,可到现在都还没有发表过意见。

知道苏邀的意思,宋翔宇震惊之余又很是沮丧:“并没有那么简单,内阁的事,到现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矛盾。就比如说杨首辅虽然不言不语,但是另外两位大人,也就是高大人和孙大人,却都是杨首辅的得意门生....”

内阁五人,他们就已经占了三个了,怎么可能是真的势弱?

只是没有撕破脸的必要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