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一人得道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扑朔迷离目中奇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五百三十四章 扑朔迷离目中奇

听得此言,陈错略感意外,旋即笑道:“我太华山,如今竟已是这般强横?这几个金甲神将,乃是神通衍生,背后至少有一位长生真人坐镇,如此人物,竟也不敢来触及此处?”

说着,他转头朝太华山看了过去,额间竖目猛然睁开!

呼呼呼……

霎时间,狂风骤起,威压四散。

那正要降临的几名金甲卫士居然直接扭曲,随即金甲破碎,露出了散发着蒙蒙金光的身躯!

“这是什么妖法!”

“速速住手!”

几声惊呼中,脱了皮的金甲卫士们各自施展手段,可未等他们真个施展出来,四周的狂风猛地散去,连带着祂们的身躯都像是被狂风冲击到了一样,瞬间溃散,呈辐射状,化作碎片光点,朝各处飘落。

几缕充斥着惊恐、愤怒和疑惑的念头,从溃散的身躯中挣扎脱出,却是半点都不敢停留,就朝远处疾飞!

可还未飞出几十丈,便被一股无形之力拘住,猛地收拢回来,落入了女童庭衣的小手中,被她轻轻一捏,变成了几颗红红绿绿的糖丸,直接吞入口中。

陈错对这般变化没有丝毫理会,而是眉头微皱,看着那座高山。

此番醒来之后,他虽对宗门气运推算一二,但还是第一次动用神通手段观察山门气相。

这种观望,不同于心月照耀,看得不是具体之事,也不是过往发生的经历,而是着眼于运势,观的是趋势!

这一看,却让陈错很是诧异。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层氤氲之气,显出连绵变化,最底下的稀薄而灵动,中间厚实凝重,最上面的不住的向上升腾,仿佛要直插云霄。

远远望去,整座山云雾缭绕,翻滚不休,仿佛是一个巨人正在缓缓的坐起身来,那山顶之上,有红光凝聚,宛如一轮将要升起的红日!

“我太华之气运,一改衰退之相。这般巨人起身之相,此乃宗门崛起的迹象,但上限虽高,根基却不稳,虚而不实,这可不是个好现象。”陈错摇摇头,眼中流露出几分疑惑,“距离太华将崩之时,不过只是四十年光景,按理说,该是好生梳理,重新奠定底蕴,何以急功近利,要将门派之名扩大?四师兄既为掌教,不该有如此疏漏,莫非是另有筹谋?”

女童庭衣就道:“既有疑惑,何不亲自去问一问?你本来就是太华山的弟子,更是当今掌教南冥子的师弟,外界虽然都说你死了,但也都认定你是太华第一高峰、八宗宗师之一。”

陈错并未回答,眼中闪过几分落寞。

庭衣见状挥了挥手,老气横秋的道:“年轻人,不要有顾虑嘛,你这一生才多大岁数?七十八十岁都没有,何必悲春伤秋?当年道隐子之事,并非是因你之故,自从他以自身化入太华洞天,这结局早就注定!能在陨落之前,见得你等弟子成材,他该是欣慰才是,那是含笑而去的。”

陈错神色微变,略显诧异的问道:“帝君对我师尊之事,居然这么了解,莫非早就关注太华之事了?”

庭衣一怔,笑道:“关中之地,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又有几个不知道你们太华山之事的?不光太华山,就连你陈方庆之名,也早已响彻民间!甚至都有不少关于你的传说了。”

顿了顿,她收起笑容,问道:“被传说加持于身,可有收获?”

说话间,她的身躯已经重新稳固,正挥手招呼,将那金甲护卫散落的光点收拢过来,一口气吞下,旋即摸了摸肚子,打了一个饱嗝。

陈错没有回答问题,见庭衣的模样竟有了几分年岁增长,反而问道:“帝君,你这是以神道之法塑造化身?”

庭衣也不再追问,顺势回答道:“阴司原本根植于生死之道上,可惜自从生死根源越发沉寂,世事境迁之后,便是那幽冥鬼地,也无法支持鬼类修行至第五步的境界,久而久之,自是越发混乱,看不到前行的希望,就是十殿阎罗的从属,也是逐渐疯狂,意念渐渐扭曲,看着虽然恭顺,其实个个阳奉阴违,沉睡的阎罗,反而沦为这些从属鬼神的工具、武器……”

轰隆!

话说到这里,忽有阴雷响起,震得周遭云雾消散。

“后面的话,就不能说了。”庭衣摊了摊手,话锋一转:“但眼下,这唐国境内,三家争夺之势已是越发明显,彼此之间形同水火,互不相让,连带着被他们支持的三位世子,也是龃龉不断,尤其是你们太华山支持的太子李建成,与那秦王李世民……”

“等等。”陈错忽然打断了对方,复又问道:“太华山支持的是谁?”

庭衣白了陈错一眼,道:“自然是太子李建成,此事不还是你的提议吗?听说是你在闭关之前,暗示南冥子等人,说是天下大势将变,但一统之局不变,或会应在关中李家的身上。那李家的正统继承人,自然是李建成,……”

“不对。”

陈错皱起眉来,打断了对方。

“有人插手了。”

蓦地,他心中明了,抬起手,一颗紫色光芒的星辰在他的手上闪烁。

“短短四十载,却仿佛是换了个人间,实在是匪夷所思,但这一切的源头却有迹可循,如此看来,还是要去长安走一遭。”

这边话音落下,陈错一步迈出,便没了踪影。

女童庭衣摇摇头,道:“还不是不愿意去见自家师兄,果然是替换肉身,有了心中魔障,这是他的劫难,旁人却又不好点醒,只是这心中魔障一旦破开,距离他真正炼化肉身,应该就不远了。”

念头落下,她身子一转,化作无形。

.

.

“安排在太华山的几名黄巾力士,先是发现了不受香火戒律约束的法外之神,随后更是销声匿迹,彻底没了踪迹。”

长安城外,坐忘庙内,一名僧人坐于九品莲台之上,手捏法诀,脑后日晕光轮转动。

他缓缓睁开眼睛,那双瞳孔中竟是金光闪烁,宛如两颗太阳!

双目之中光阴流转,生死幻灭,推算着过往将来。

很快,他重新闭上眼睛。

“能制住五名黄巾力士的,在太华山有不少人,但能这般无声无息的,却只有四人,其中一人无法离开太华秘境,余下两人已是入瓮,唯有一人,难以测度,更难掌握,甚至生死都不明朗……”

僧人缓缓起身。

“如此看来,本尊等待多年的那人,或许真的未死,那正是将本尊之物抢夺回来的机会!更要好好的与他算算账!”

动念之间,怒火升腾,这僧人头后的日轮中,缓缓浮现一轮残月之影。

沙沙沙……

僧人脚下,一白一青两条长蛇缓缓攀爬,缠绕其足。

“得去太华山走一遭了,这山门被那几人催熟了这么多年,也到了该收获果实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