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紧急情况:33yq.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33yq.org

33言情小说网 > 玄幻 > 致命偏宠 > 第1254章 怎么才能打动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54章 怎么才能打动你

与此同时,边南。

南盺挂了电话,眼眶微微湿润。

她低头轻笑,怅惋又无奈地连连叹气。

几分钟后,南盺回房便去了浴室洗澡。

她躺在浴缸里,回想着当初被黎三所救,回想着这些年的点点滴滴。

黎承这个男人几乎贯穿了她所有的生命线。

他教她长大,教她功夫,教她如何在边境安身立命。

南盺觉得,她把自己都给了他,回报的足够多了。

也许离开是下下策,但她确实不想等了。

一个对爱情可有可无的男人,指望他开窍,大概难如登天。

南盺泡完澡就裹着浴巾走回了卧室。

然而,推开门的刹那,敏锐地嗅到了陌生的气息。

卧室灯灭了,只有敞开的半扇落地窗漏进来银白如水的月光。

南盺警惕地观察着四周,还没适应黑暗的双眸依稀能辨别出房间的轮廓。

很快,夜风里夹杂着烟味拂过面颊,南盺捕捉到一抹忽明忽灭的火光,扯唇打破沉默,“老大,夜闯民宿犯法你知道吧?”

阳台外的椅子上,黑衣黑裤的黎三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

“你可以报警。”男人放下交叠的长腿,随手将烟头弹到阳台外,踱步走向南盺,楼下恰好传来一声保安的痛呼,“CNM,谁他妈扔的烟头?”

好好的气氛,被工厂的保安破坏的淋漓尽致。

黎三随手甩上阳台的落地窗,巨大的声响直接让楼外的保安噤了声。

南盺笑得不行,伸手按了按开关才发现整栋楼没电了。

她单手环着浴巾,了然地道:“你掐了电闸?”

黎三低冽的应了一声,来到南盺的面前,眸似深海地凝着她,“最近有没有受伤?”

南盺:“你就不能盼我好?”

“没有就好。”黎三的嗓音很低沉,甚至透着一丝颓靡。

南盺看不清他的脸色,却能从他的态度和口吻中察觉到异常,“怎么了?我没受伤你很失望?”

黎三:“……”

男人粗糙的掌心落在她的肩头轻轻摩挲,长期握枪的手布满了薄茧,摩擦过肌肤能牵起细密的颤栗。

南盺耸开他的手,小小地后退了一步,“我生理期……”

“你生理期能持续半个月?”

南盺翻了个白眼,不尴不尬地接话,“哦,我内分泌失调。”

黎三倒是没和她呛声,反倒再次向前逼近,“南盺,在你心里,我是不是很差劲?”

男人能问出这句话,足以证明他确实不正常了。

室内光线太暗,南盺只能看到黎三模糊的棱角轮廓,她默了默,含糊地答:“也没有,至少还在接受范围内。”

“是吗?”黎三的手又爬上了女人的脸颊,“如果能接受,你为什么要走?”

他知道了?

南盺先是一惊,但很快镇定地反口试探:“我从小在工厂长大,还能走去哪儿?”

黎三粗粝的手指抚过女人的眉心,“离开我之后,你过得很好吧。”

话落,南盺终于发现黎三的不对劲了。

男人的嗓音太晦涩低沉,夹杂这些诡异的问题,竟让她听出了懊悔和沮丧,甚至是心疼的意味。

他会心疼她?

南盺不清楚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或许和岳玥受伤有关?

思及此,她内心深处那点波澜再次归于平静。

南盺拂开他的手,摸黑走到衣柜前拿起睡袍套上,“老大,你不适合装深情,咱能正常点吗?”

“你觉得我在装?”

黎三转身望着南盺,就算看不到她的表情,也听得出她言语中的讽刺。

南盺说:“那不重要,你要是真的关心我,不会等到今天。都说习惯成自然,你以前可能是习惯我陪着你,我也习惯了以你为中心,但时间长了……这些恶习都能改。”

其实南盺真正想说的是,你以后也会习惯别人的陪伴。

比如,岳玥。

可这话一旦说出口,就会有吃醋的嫌疑。

岳玥,乃至黎三所有的女手下,都没资格让她吃醋。

南盺敢离开,就敢承担一切后果。

这时,黎三阔步上前扯住她的臂弯拽到怀里,“跟我在一起,是恶习?”

南盺叹气,乖巧地靠着男人的胸膛,“能改掉的都是恶习。”

黎三有点生气,像以前每次吵架那样,想对她发脾气,然后再等她来哄。

可这次,他却压着情绪,放软了声线,“南盺,如果我追你,这些习惯能不能先别改?”

“如果?搞半天你还没开始追?又是我在自作多情?”

黎三揽着她的肩,皱眉反驳,“没自作多情,我在追。”

南盺抠了下他的衬衫纽扣,“那等你追上我再说吧。”

“要多久?”

“不知道,我又没被你追过,什么时候打动我,什么时候……”

黎三的手从她肩膀滑到了后腰,“怎么才能打动你,不如你教教我?”

“你手先拿开。”南盺拧他的小臂,“别动手动脚……”

话还没说完,男人一个用力就将她收进了怀里,低头哑声问:“分开半年多,你不想么?”

“我就知道你大半夜的过来没安好心。”南盺嗤了一声,“人都没追上就开始想入非非了?”

“南盺,你讽刺我没够了?”黎三隐隐不悦,手劲儿也大了不少。

其实,这话放在以前,南盺真的不敢说。

毕竟他是顶头老大,再加上她喜欢,所以她总是迁就包容的那一方。

但俏俏说过,黎三现在对待感情的态度完全是因为她当初的纵容。

问题因双方而起,不能只怪黎三,她也有很大的责任。

所以,南盺想走,想抛开身份,只当他是自己的前任,而不是老大来看待。

黑夜总是能放大感官和敏锐度,南盺能感知到黎三的不悦,稍顷便无声喟叹,“你要是受不了……”

“受不受得了,你说了不算。”

黎三这土匪的脾性一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圈住南盺的腰将她抱起来,很不温柔地把她丢到了床上,“下次再讽刺我,你试试。”

南盺被摔懵了,拨开脸上凌乱的发丝,定睛一看,男人已经拉开了落地窗,动作矫捷地跳下了阳台。

“卧槽,有小偷。”楼下巡逻的保安,看到楼上跳下来的身影,掏出电棍就准备攻击。

黎三操了一声,“是我。”

保安也懵了,握着电棍支支吾吾,“三、三爷?您怎么不走正门?这多容易误伤……”

楼上阳台,南盺双手扶着栏杆,不冷不热地道:“老大,麻烦把电闸给我合上。”

黎三这辈子就没这么尴尬过,他仰望着二楼妖娆妩媚的女人,心头烦躁却不忘提醒,“把窗户锁好。”